首页 司法 法治 社会 文化 经济 资讯 三农 警务 企业

旅游

旗下栏目:

原山荣墅杯首届《印象·黄墩》诗文作品鉴赏 《黄墩,我的根》

2019-01-02 17:38   来源: 日照鑫玉房产   责任编辑: LIUHEHAN   点击量:   
摘要:原山荣墅”杯首届《印象·黄墩》诗文作品鉴赏 《黄墩,我的根》

  原山荣墅”杯首届《印象·黄墩》诗文作品鉴赏 《黄墩,我的根》

  黄墩,我的根  

       
        文/山水

  很小的时候,也就五六岁吧,黄墩很神秘,很诱惑,就向往去黄墩,有一次还真去了。几个小伙伴沿着新修的土路走到了黄墩。可见了大世面:遇到车就跑到路边沟底躲避,得亏没有许多车;饭店里面桌子又大又圆!回到家,累得要命,晚上睡着了,听见父亲喊我起来吃鱼(开山拾草,父亲从水库里抓的鱼),闭着眼,就那么吃了几口。




 

  浔河的水又清又甜,那时候不知道她叫浔河。父亲领我赶黄墩集,河滩上有集,熙熙攘攘的,集上有一口热气腾腾的大锅,煮的是羊肉汤,一毛五一碗,汤多肉少,油腻腻的,再捏上几个香菜叶……啃着炕饼,没有比这更美味的。羊肉汤就是从浔河取水做的。

  童年的快乐太多了,柳笛、泥巴、蚂蚱……

  黄墩镇成立联中,终于能在大黄墩求学。住大平房。住大通铺,虱子多。吃大煎饼,一个星期七十多个,吃咸菜,偶尔吃块豆腐就像过节。我也很好奇,吃了那么多煎饼怎么就没吃伤了呢?有个同学告诉我一个窍门:吃咸菜喝水能充饥。喜欢读书,买了几本小说,记得有本前苏联的《鱼王》。喜欢幻想,也谈理想:我的是做个军医,世玉兄他们的也都没实现吧?几个小伙伴从那结下深厚的友谊,偶尔在一起吃吃喝喝。还是那句话,几十年不见,友谊不散。

  在外求学,离开黄墩。年纪轻轻,不懂得思念,黄墩渐行渐远。第一个假期回家,在三婶家说普通话,妹妹说,哥哥声音变了。我突然感到一丝羞愧,我忘了自己是黄墩人。

  工作后,意气风发,前途似锦。突然折翼,落入无边的黑暗。从此封闭了自己,好多人不知道我的信息,黄墩无我,我无黄墩。 偏偏令我魂牵梦绕的就是黄墩的煎饼。太喜欢吃煎饼了,好几种吃法:卷鸡蛋;卷辣酱;最朴素的吃法卷大葱。每次回来一趟都要带很多煎饼,煎饼不贵,乡情更浓。

  再回黄墩,我已经变得简单木讷,而今听雨僧庐下,老却少年心。吃穿住行不再那么重要,很容易满足。乡土乡音,许多年来,仿佛从来没有改变。

  我在院里种了几杆修竹, 门外植一株寒梅,从东南山捡来厚重顽朴的青石,我喜欢这个。 因陋就简,用猪食槽做花盆养菖蒲、养绿萝。用碓臼当水槽,引来山泉水长流。当初父亲盖屋,垛子都是青石方块,做这个可不容易,父亲和几个姐姐从山上抬回来,再一锤一锤地錾成型。前三个姐姐没上过学,为了在生产队挣工分养活家人,烙煎饼,挑水,她们付出得太多。小时候最喜欢吃母亲做的手擀面,放上土豆条,面条煮熟了,下韭菜,马上吃,韭菜烂了就不好吃。一大家口人坐一起吃饭,热闹。大姐开玩笑从我碗里抄点面条,我不给,大姐说:吃独食,拉独犁。有点一语成谶的吧。

  农村那是真喧闹 。鸡鸣狗跳 ,鸟语花香,偶尔再加上老牛那悠长的哞哞声。临近黄昏,炊烟袅袅,又有母亲叫孩子回家吃饭的呼喊声。

  农村那是真安静。清凉的初夏,星月清亮,梧桐花香弥漫开来,到处都香喷喷的,草虫啾啾,正沉思间,由远而近突然传来布谷鸟的声音,布谷布谷……怎么能不够呢?怎能不让人欢喜?

  春天的桃李 ,夏天的蔬菜 ,秋天的果实 ,丰富而奢侈,菜叶子都喂猪。栽几墩韭菜,种几沟葱,天空湛蓝! 好啊,日子过得充实自然。

  农村老人赶黄墩集还是靠步行 ,奢侈点的坐个拖拉机——突突突,一路颠簸 ,一路欢笑。再有就是孩子开车带老人赶集,喇叭一按,格外的响,有面子。干净宽阔的街道直通集市 , 每次路过都能看到黄墩联中矗立的教学楼。听到朗朗的读书声或者看到整齐划一的体育课 ,真想再去坐在教室里上一课。瓜果桃李一块钱一斤,随便尝尝不要钱,黄墩人都朴实。 烤排 、炕饼 、 豆腐 都买点。尝尝羊肉汤吧,不如记忆中的鲜美!

  喜欢这山这水,经常上山逛一逛,有蘑菇,也有珍贵的灵芝。黄墩镇推广种植板栗,大见成效。每到栗子花开,就有漫山遍野的香甜味。黄墩人朴实热情,但不缺乏机智,也有那么一点点自私,很容易看得出来。当别人不幸的时候他们往往又给予无私地帮助。在外多年,不太会生活,也比较难融入世俗,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关爱,二叔大哥他们给一把菜,也能让我很感动。

  乡亲劝我打一铺炕,这样才像过日子的,小时候睡炕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我买了两个坛子,不实用,做个摆设。村里石头房子很多,也经常去看看。农民日子有苦有乐,吃的很好,穿的还是有补丁衣服,去个城里才换身衣服,打扮起来。城里房子太贵了,不能不节约点,不买房也不舍得大手大脚花钱吧。

  易分日月,万象更新。而今黄墩镇也有了别墅,风光无限。时代变迁,住宅变迁,煎饼还是十几年前的2.5元一斤,友情不会变迁。黄墩给我深深的烙印,黄墩是我的根。

  吃穿不愁,也无烦恼也无忧,容易满足,我这是返朴归真了?

责任编辑:LIUHE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