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司法 法治 社会 文化 经济 资讯 三农 警务 企业

案件

旗下栏目: 法制 基层 案件 调研 人物 反腐

易全义:小小的执行案历时20年走到最高法求真理!

2018-10-31 16:16   来源: 中外法制网   责任编辑: XUGUILING   点击量:   
摘要:1996年11月25日,安康市社会福利工业公司与易全义签订了一份承包娱乐美食城的承包经营合同。后因安康市社会福利工业公司“原因导致娱乐美食城被关门上锁,以致于易全义无法经营,并造成经营及装修等巨大损失。从此,易全义便走上了依法维权之路。
维权长达20年,黑发人变白发人,生效判决执行太难!

 
        1996年11月25日,安康市社会福利工业公司与易全义签订了一份承包娱乐美食城的承包经营合同。后因安康市社会福利工业公司“原因导致娱乐美食城被关门上锁,以致于易全义无法经营,并造成经营及装修等巨大损失。从此,易全义便走上了依法维权之路。
        经历了陕西省安康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易全义作为上诉人(原审原告),于1997年12月18日迎来了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被告安康社会福利工业公司,被判向易全义退还多缴纳承包费,装修费等合计37.4万余元。
        判决生效后,安康市社会福利工业公司并没有主动履行判决义务,经安康市中级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到位15.7万元后,被执行人再无可供执行的财产,遂终止执行并向易全义颁发了债权凭证。
        2015年7月易全义向安康中级法院申请恢复执行,请求继续执行剩余欠款238327.81元及逾期履行双倍利息61155.66元。安康中级人民法院查明,安康娱乐美食城系安康市社会福利公司的分支机,汪明玉系娱乐美食城的董事长,公司解散后也未进行清算,实际控股人为汪明玉。经合议庭合议,依法冻结汪明玉在寇玉兰账户中的存款849883.47元。

第一次执行裁决书 图
        从1997年12月18日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到2015年7月23日的第一次安康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强制执行裁定,历时18年!
         因被执行人安康市社会福利工业公司已解散,无法继续履行还款义务。本案执行中,经安康市中级人民法院查明安康市社会福利工业公司娱乐美食城是安康市社会福利工业公司下设机构,该娱乐美食城内部章程规定该单位财务独立核算,龚兴泰、汪明玉、张文韶、屈茗兴四人为安康市社会福利工业公司娱乐美食城股东,合伙经营该娱乐美食城,共享收益、共担风险,并对债务负连带清偿责任。通过合议庭研究决定追加以上四人为被执行人。

第二次执行裁决书 图 
        后被追加的被执行人汪明玉提出异议后,于2016年12月6日被驳回。汪明玉向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复议。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4月28日裁定。撤销安康市中院(2016)陕09执异4号执行裁定,发回安康中院重新审查。陕西省高院认为:第三人汪明玉在异议和复议中提出,其不是被执行人福利公司的合伙人或股东,法院追加其为本案被执行人没有法律依据。安康中院在(2016)陕09执异4号执行裁定中未查明被执行人福利公司成立情况、被执行人福利公司与汪明玉、龚兴泰、张文韶、屈茗兴之间法律关系等情况,属事实不清。


  
        2017年6月28日安康市中院执行裁定书(2017)09执异9号裁定:撤销(2014)安执复字00003—2号执行裁定,撤销追加汪明玉、张文韶、屈茗兴、龚兴泰为被执行人。本案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中关于被执行主体变更和追加的相关规定,执行程序中追加被执行人应当符合法定情形。本院(2014)安执恢复字第00003-2号执行裁定在未查明被执行人安康市汉滨区社会福利工业公司成立情况以及被执行人安康市汉滨区社会福利工业公司与汪明玉、龚兴泰、张文韶、屈茗兴之间法律关系等事实的情况下,直接追加汪明玉、龚兴泰、张文韶、屈茗兴为被执行人不符合法律规定。异议人汪明玉的异议理由成立。
        面对2017年6月28日安康市中院执行裁定书(2017)09执异9号裁定,易全义、龚兴泰向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2017年10月10日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2017)陕执复89号驳回了易全义、龚兴泰的复议申请,维持安康中院(2017)陕09执异9号执行裁定书。
        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被执行主体是福利公司,该公司是1991年安康市汉滨区民政局(原安康市民政局)向安康市汉滨区工商局(原安康市工商局)申请成立。娱乐美食城是被执行人福利公司申请成立当日设立的分支机构,不是由汪明玉、龚兴泰、张文韶、屈茗兴合伙成立的合伙企业,不能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合伙企业法》第三十九条关于合伙企业财产不足清偿到期债务的,各合伙人应当承担无限连带责任的规定。易全义、龚兴泰复议中所提出的娱乐美食城名为集体企业,实为汪明玉、张文韶、龚兴泰、屈茗兴四人出资的合伙企业的主张,因未有充分的证据予以证明,本院不予支持。
         作为承包经营合同纠纷的原告易全义,损失如何挽回,怎么执行,20年来启动了一系列的法律救济途径,到头来没有迎来一丝光明的曙光!他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企业法人无力偿还债务时,可否执行其分支机构财产问题的复函》中明确答复,企业法人的经营活动由其分支机构的经营行为具体体现,分支机构经营管理的财产是企业法人经营管理的财产或者属企业法人所有的财产,仍为企业法人对外承担民事责任的物质基础。对企业法人的债务可以裁定由企业法人的分支机构负责偿还。娱乐美食城是由汪明玉、龚兴泰、张文韶、屈茗兴合伙成立的企业,娱乐美食城解散后,该企业存续期间发生的债务理应由投资人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据了解,最高人民法院于2018年3月7日已受理易全义的承包经营合同纠纷执行一案。2018年3月18日易全义向最高人民法院递交了强制执行申请书。最后,最高人民法院院的裁决,是否能让易全义的20年维权路圆满画上一个句号?
责任编辑:XUGUIL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