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资讯 经济 文化 司法 法治 三农 警务 企业

反腐

旗下栏目: 法制 基层 案件 调研 人物 反腐

八旬老汉周荣清检举控告,呼吁查清35年前贪腐案

2020-05-03 08:54   来源: 百姓声音   责任编辑: SONGZIDONG   点击量:   
摘要:本人周荣清于 1985 年 3 月 2 日晚在结账时,发现原乡党委副书记龚汝清多领工资 250 元整等一系列问题,根据原《会计法》及相 关的会计制度,于当年的 3 月 3 日和12 日分别向乡长俞觉然、乡党委书记彭焕 明两人进行反映。


检举控告

 

尊敬的领导同志:

        你好!

        本人姓名:周荣清,男,1943 年 4 月 3 日出生,汉族,无党籍。

        来信检举控告原江苏省无锡市惠山区人民政府副区长龚汝清(现已退休,原中共无锡县钱桥乡党委副书记)。

        因本人依法履行职责,于1985 年 3 月 2 日,发现龚汝清多领工资250元整 (当时他仅有32元/月的工资)。1985年3月3日和12日,我分别向乡党委书记彭焕明、乡长俞觉然汇报并等待处理结果(证据一)。不料,却遭到原钱桥乡党委副书记龚汝清,为掩盖事实真相,而借以中共无锡县纪委的名义,经过所谓:“联合调查”后出具了“中共无锡县纪委的处理文件”(证据二)(证据三),并公开在钱桥乡机关召开的大会上予以宣读。

        其内容之一:“解除周荣清(本人)原主管会计职务,例为待配干部。”其实际行为的实施,非法强制剥夺了本人的工作权利,并非法列举种种借口强行查封本人的一切经手的账本、文档和私人物品(现已全部下落不明)(证据四)。 其一系列违反中国共产党的党章和党纪及法律、法规的行为,对本人造成了35 年的精神、物质和生活中的伤害及损失难以一一诉说……

        事实经过:

        本人周荣清于1985 年3 月2日晚在结账时,发现原乡党委副书记龚汝清多领工资250元整等一系列问题,根据原《会计法》(证据五)及相 关的会计制度,于当年的 3 月 3 日和12 日分别向乡长俞觉然、乡党委书记彭焕明两人进行反映。

        但是,在1985年5月9日原乡长俞觉然、原乡党委书记彭焕明和原乡党委副书记龚汝清本人等五人,一起找我谈话。以我不会记账为借口,调离主管会计工作岗位,去做会计辅导员工作 ,同时要我交出所有的账册。对此明显以打击报复而寻找的种种借口,本人明确表示拒绝。

        1985 年8月13日至24日,中共无锡县委派出的“联合调查组”来到钱桥乡,进行所谓的“联合调查”。与乡党政主要领导串通一气,写出了所谓的“调查报告”,竭尽颠倒黑白之能事,搞假汇报、写假材料、作假证明。

        在本人周荣清依法履行职责,如实回报的情况下,中共无锡县纪委却于1985年9月17日,签发了锡纪文(1985)28 号。其内容之一:“解除周荣清会计职务,例为待配干部”。并在乡机关大会上公开宣读,并通报了全无锡县。

        事情的本质:

        所谓的中共无锡县纪委于1985年9月17日签发的“锡纪文(1985)28 号”, 是共产党内的一些个别腐败分子,借以中国共产党的威信和权利,违反了中国共产党党章、党纪,而作出的所谓:“纪律处理决定”。

        以此来打击报复,陷害,迫害、处罚一个非中国共产党员,一个无任何党 籍,一个依法履行,忠于职守,兢兢业业的国家公职人员,一个平凡普通百姓的文件。

        其违反中国共产党党章、党纪的所谓处罚内容:“解除周荣清(本人)原主管会计职务,例为待配干部”。

        此文件本身,就已经说明了锡纪文(1985)28 号,不是一份经“联合调查”后,证明原乡党委副书记龚汝清的清白、无私的处理文件。而完全是一份借中共无锡县纪委名义,公开进行打击报复一个普通的、忠于职守的国家公职人员,一个普通的、 平凡的百姓,起到威吓震慑,起到掩盖事实真相等作用的报复工具,同时也是最有力的违反党章、党纪,违法、违规的铁证。
 
        对本人周荣清造成的后果:

         1、1985 年11月1日,中共无锡县钱桥乡委员会以调整办公室的名义为借口,趁我外出不在乡机关时,把我的办公室里所存放的所有会计凭证、资料及私人物品的一只大木橱和四只铁箱,全部贴上了盖有“中共无锡县钱桥乡委员会”公章大印的封条。

        2、如要动用被非法封存的任何东西包括私人物品,每次都会有两名乡党委委员在现场进行监视(原乡党委委员、乡纪检委员陈洪明,原乡党委委员、乡人武部部长薛年高)。

        3、把乡财政所办公室的气窗用木条钉死,大门锁被换了新锁,致使本人无法上班工作。

        4、剥夺本人的一切工作、福利待遇。钱桥乡机关建造的住房刚刚竣工时, 按照乡机关制订的分房规定,本人完全符合条件,最后却没有分配到住房。本人不服,向当时的无锡县领导反映此事。

        受当时中共无锡县委书记缪根宝委派的原无锡县人民政府副县长沈生源 (已病故),找到我爱人说:“你家居住条件确实不好,我也批评乡领导了,并已对俞觉然乡长说了,既然乡机关建造的住房没有分配到,等到新街上的房子竣 工以后,乡里作为福利分房给你们一套”。

        最终于1989年2月2日,我们一家四口住进了新街上四楼的二室一厅户。 按当时的住房政策规定,本人夫妻两人都是国家职工,因属于福利分房并应按房改政策的价格卖给我们。

        可是,时隔12年后的2001年,明明是分配给我们的福利住房,钱桥乡政 府却硬推翻了2004 年4月29日,由中共无锡市纪委处理的方案:“即承认我的住房是福利分房,但又要按商品房的价格买下来。付款方式,先要付清福利分房的价格后,再按商品房价格把余款付清(在享受到房贴的同时再扣除)”。

        2004 年1月19日,从我应领取的 2003年的年终奖和生活补贴,合计11343 元整及房贴17000多元,被钱桥镇财政所以商品房价格强行扣除。(证据六)

        5、锡纪文(1985)28 号出台后,不但在钱桥乡机关召开的大会上公开宣读外,又派人(乡党委委员、乡组织委员王惠民,乡妇联主任周细妹)到我爱人单位(无锡县钢铁厂)去到处宣传,并质问有关厂领导:“她(我爱人)的工作 (医务室做女工保洁)为什么那么舒服?”致使我爱人的工资没有得到增加, 奖金也被扣发,最终心脏病复发。

        以上种种恶劣的打击报复的手段,使我和我的全家蒙受心灵上的创伤和精 神上的伤害。在这种疯狂报复、迫害的环境下过的日子真是生不如死。我一直以来,常常有轻生的念头。这是我人生18 年中一段最心酸的血泪史,也给我家人精神上带来了莫大的打击和经济上的巨大损失。
 
        关于我 35 年来信访的处理意见和批复:

        从1985 年11 月,我被违法强制剥夺了工作起至 2003 年5 月退休止。造成了我18 年来没有了工作的权利,屈辱的活着。

        1985 年 7 月 17 日至 23 日江苏省财政厅来人对我说:“钱桥乡党委和乡政府上报无锡县人民政府有关你的材料,是上纲上线的。如果在1957 年的反右斗争中,你肯定被划为右派。在“文革”中,你就是现行反革命。”

        1985 年 12 月 29 日上午,无锡县人事局顾洪柏、财政局王祚祥二人,来到 钱桥乡党委会议室里,亲口对我说:“你写给中央财政部部长王丙乾、江苏省人民政府省长顾秀莲和中共无锡市委书记邓鸿勛的申诉信,已下转批示:恢复原 职——主管会计。不过,你也不要吵不要闹,我们再去做乡党委、乡政府领导的工作”。

        就是因为我屡次逐级信访、申诉,触犯了原钱桥乡个别领导,所以,我多次找到中共无锡市委书记邓鸿勛、刘济民,江苏省财政厅厅长姜其温、监察处处长陈国星,并委托台湾籍的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刘彩萍女士,捎信给中共江苏省委书记韩培信,都不见问题的解决。因为无锡县党政领导早已对我采取了所谓:“封闭养起来”的土政策。

        原中共钱桥乡党委书记彭焕明说:“跟你周荣清斗到底!”原钱桥乡人民政府俞觉然乡长说:“你周荣清这辈子告不穿(告不赢的)”。

        后来,才得知我所有写的共计 364 封“人民来信”中就有部分信件上,有上级领导的回复批示:“恢复原职——主管会计”。

        最终上级领导回复批示的信件,都被扣押在江苏省无锡县,所以 无锡县有关部门也都拒不执行。

        1988 年 4 月 21 日,中共无锡县委书记缪根宝委派无锡县人民政府副县长沈 生源(已病故),来钱桥乡落实我的住房时对我说:“锡纪文(1985)28 号是有 问题的”。1988 年 6 月 18 日我去无锡县人事局要求工作时,平锡良局长(已退休)对我说:“你是有一个文件的人,人事局不能安排给你工作的"。

        到 2002 年 12 月 10 日平锡良局长(已退休)又对我说:“在当时,组织上对你的问题处理,确实较为草率了一点”。

        2003 年 2 月10 日,中共惠山区纪委书记(现无锡市政协副主席)吴仲林对我说:“不能跟你平反的,但你有什么的要求可以提出来,应该给你的,一分钱也少不了。不应该给你的,一分钱也没有”。

        2003 年 6 月 25 日,中央纪委信访接待人员(女)对我说:“锡纪文(1985)28 号是一份党内文件”。

        2004年 4月 29日,中共无锡市纪委领导对我说:“1、以中共无锡县纪委(1985)28 号文件,是一份调查汇报,不是什么文件,;里面没有给你什么处理意见。2、 纪委是履行了正常工作职责不存在串通一气,搞假汇报、写假材料及做假证明。

        2007 年 4 月 16 日下午 2 点,中共江苏省纪委信访接待同志亲口对我说:“你的申诉信已经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郑功成(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副院 长)转交中纪委夏赞忠副书记(已病故),批转中共江苏省纪委王寿亭书记,再 批转中共无锡市纪委,经中共无锡市纪委调查之后,跟你反应的情况有些不符”。

        2007 年 4 月 17 日上午 9 点中共江苏省纪委接待同志又反复亲口对我说:“你的事情,如果无锡市纪委处理不满意就直接去找无锡市信访局,因为它代表无 锡市委、市政府的。若他们处理也不满意,继续找无锡市信访局。因为国家有信访规定——“分级负责,归口办理”的原则。同时,他还对我说:“要知道中 央纪委夏赞忠副书记(已病故)和省纪委王寿亭书记两位领导的批示内容是什 么?去问无锡市纪委。因材料已批转下去了”。

        那请问:“本人周荣清所反映的情况,在哪些方面与事实不符”? 事实是不是以共产党的纪委处理文件,来处罚一个普通的国家公 职人员。是不是借中国共产党的威信和权利,以共产党的纪委处理文件来打击报复一个普通的、忠于职守的国家公职人员?是不是以共产 党的纪委文件来迫害一个普通平凡的百姓?致使 35 年来本人和本人 的家庭遭受了种种不公正的待遇和精神上非人折磨?

        再请问:“哪些与事实相符?哪些又与事实不相符呢”?

        中共无锡县纪委(1985)28 号文件可以作出:“解除周荣清会计职务,例为待配干部”的决定并公开通报全无锡县吗?

        而凭借这一党的纪委文件的决定,就可以强行以暴力方式剥夺我的工作权 利吗?而凭借这一党的纪委文件的决定,就可以借盖有中共无锡县钱桥乡委员会大印的封条,强行封掉我存放会计凭证、资料的大木厨和四只铁箱及本人的私 人物品吗?

        而凭借这一党的纪委文件的决定,中共无锡市纪委对本人的住房问题也处 处关心,已至于在 2004 年 4 月 29 日竟作出如此处理方案:“既承认我的住房是 福利分房,但又认为要按商品房的价格买下来”?

        为何事实如此清楚,而本人坚持了 35 年的反映和上访,问题却迟迟得不到解决和落实?

        中国共产党是领导着全国 56 个民族,领导着 14 亿人民伟大、光荣、正确的党,是一个全心全意服务于人民的党。

        依法治国是我国的战略国策。

        从严治党是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原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王岐山一直强调并执行的。

        我不是中国共产党员,也没有犯任何错误。仅仅是我忠于 职守向相关领导汇报了某些领导干部的贪污腐败现象,却遭到了共产党内个别腐败分子假借党的威信和权利如此疯狂的报复和迫害。

        我今年已经 78 岁了,我不着急,我却为我们的中国共产党而着急。

        因为中国共产党内的个别腐败分子,借着中国共产党的威信和权利,作威作福给中国共产党抹黑,从而严重影响了共产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威信和声誉。

        如此害群之马不除,又何以来谈从严治党?


        此致
                                                                礼!



 

检举控告人:周荣清

2 0 2 0 年 5 月 1 日

 
















































 

责任编辑:SONGZID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