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资讯 经济 文化 司法 法治 三农 警务 企业

环保

旗下栏目:

宁阳县境内海子河:“黑水河”是如何形成的

2021-09-08 10:29   来源: 新华网   责任编辑: SONGZIDONG
摘要:化工园区工业污水长期直排入河,城镇生活污水处理厂难以处置高浓度化工废水,管网破旧造成雨污分流不彻底,河长巡河未上报污水溢流问题……这一切发生在山东省泰安市宁阳县境内的海子河两岸。

       题:宁阳县境内海子河:“黑水河”是如何形成的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刘诗平、张武岳

  流入大汶河的海子河(9月2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刘诗平 摄

  化工园区工业污水长期直排入河,城镇生活污水处理厂难以处置高浓度化工废水,管网破旧造成雨污分流不彻底,河长巡河未上报污水溢流问题……这一切发生在山东省泰安市宁阳县境内的海子河两岸。

  中央第二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近日在山东省督察发现,一些地方工业废水直排入河,基础设施因陋就简,河长制执行不力,导致河流水质恶化,环境污染问题长期存在。

  督察组目击:大量工业污水直排入河,生活污水处理厂“难消化”化工废水


  位于宁阳县磁窑镇的宁阳化工产业园,是通过山东省政府认定的第一批化工园区之一,隶属于宁阳经济开发区,园区内目前有化工企业28家,其中建成投产20家。

  海子河畔负责处理化工园区污水的宁阳县磁窑镇污水处理厂(左下角)(9月2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刘诗平 摄

  据督察人员介绍,2017年第一轮中央环保督察期间,群众就曾投诉宁阳化工园区企业偷排废水,使得海子河臭气熏天,当地政府在没有彻底解决问题的情况下上报整改完成。如今,第二轮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来到现场,发现园区整改不力,工业污水长期直排,环境污染问题依旧突出。

  “宁阳化工产业园区污水主管道沿海子河存在多个溢流口,特别是郑庄大桥北侧溢流口常年溢流,高浓度化工废水长期直排。”此前暗访过多次的督察人员告诉记者,经测算,今年上半年郑庄大桥北侧溢流口近八成时间段存在溢流,每天有大约4000吨化工废水直排入河。

  化工园区高浓度化工废水长期直排,郑庄大桥北侧溢流口正在溢流(3月9日摄)。新华社发(中央第二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供图)

  工业污水直排入河令人触目惊心,化工废水通过生活污水处理厂处理同样问题重重。负责处理化工园区污水的宁阳县磁窑镇污水处理厂,是按照生活污水处理厂标准于2012年底建成的,处置工艺相对简单,难以有效处置高浓度化工废水。

  宁阳县委县政府在提供给督察组的《关于海子河生态环境问题有关情况的汇报》中说,一直以来,宁阳经济开发区及沿线乡镇雨污管网不完善,沿线部分企业、居民区雨污分流不彻底,工业污水、生活污水、雨水混合通过管网进入磁窑镇污水处理厂,进一步加大了污水处理厂运行负担。

  在磁窑镇污水处理厂生化池前,督察人员告诉记者,处理生活污水为主的磁窑镇污水处理厂不堪重负,特别是今年6月以来,污水处理厂生化系统受上游企业来水冲击,生化活性污泥菌种大量死亡。污水处理厂生化池很少有活性污泥,沉降比小于5%,基本失去除污能力。

  督察组在海子河流入大汶河的河口断面处取样检测,河水化学需氧量浓度达121.5毫克/升,总磷浓度为1.92毫克/升,分别超河口断面控制标准3.1倍和5.4倍,显示海子河水质污染严重。

  宁阳化工产业园区一角(9月2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刘诗平 摄

  水质长期为劣V类

  化工园区企业偷排直排工业废水,使海子河水质受到严重污染。

  “河里的水都不能喝,好几年了都是这样,味道也很大,特别是刮风的时候。”郑家庄一位60岁的金姓村民说,海子河的河水被污染,村里的井水也不能喝。村里另一位70岁的郑姓大娘说,河水脏了好多年,污染严重,时不时能看到死鱼。

  督察人员同时发现,生活污水同样存在从管网排入河中的情况,海子河两岸有不少违规排污口。记者近日随督察人员在海子河东岸的郑庄社区附近看到,河边的污水管网有闸门井,并有通向河中的管道。负责管网运行的山东鲁居建设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表示,这个闸门井是根据专家建议,在大雨来临时进行截流式合流制改造的,平时不向河中排放污水。

  然而,只要切换一下闸门,污水就可直排河中。记者在现场看到,附近河中水体依然黑臭,显示此前从这里排放过大量污水。

  海子河设有县级、乡镇级和村级三级河长。然而,郑庄大桥北侧溢流口长期排放化工废水,污染严重的海子河在很长时间里水质为劣V类,已经变成“黑水河”,但河长巡河并没有上报污水溢流等问题。

  “正本清源”标本兼治

  高浓度化工废水长期直排入河,污水处理厂不堪重负,管网破旧造成雨污分流不彻底,县镇村三级河长巡河没有上报污水溢流入河……为什么海子河长期以来成为一条劣V类水质的“黑水河”?

海子河河面情况。督察组供图

  督察组成员认为,根子在于当地绿色发展理念树得不牢,生态环境保护主体责任落实不力,化工园区环境基础设施建设滞后,工作不细不实。必须做好管网建设,做好雨污分流,做好污水处理厂建设管理。

  与此同时,相关政府职能部门监管失位,河长制在当地落实不到位。

  2017年3月,山东省颁发全面实行河长制工作方案,要求加大入河排污口监管力度;2019年1月,山东省颁发推动河长制从“有名”到“有实”工作方案,要求强化河长巡河和日常巡查,各级河长对水域岸线管理保护、水污染防治、水环境整治、河湖执法监管等工作全面开展巡查。

  化工园区高浓度化工废水长期直排,郑庄大桥北侧溢流口积水呈现红色(6月26日摄)。新华社发(中央第二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供图)

  河长该做什么、如何做,河长制相关文件清清楚楚,落实河长制需要河长们真正负起责任,担当起河流健康的守护者。

  海子河作为宁阳县境内的县级河流,蜿蜒向北流入大汶河,大汶河流入南水北调东线工程调蓄水库东平湖。让海子河由“黑水河”变为“清水河”,必须“正本清源”,标本兼治。

  记者注意到,当地已经开始重视相关问题,并在着手整治。宁阳县政府相关负责人表示,宁阳县正在加快实施雨污分流改造项目,加快推进工业污水处理厂建设,加强对园区排污企业监管,对海子河进行综合治理,确保一泓清水汇入大汶河、东平湖。


责任编辑:SONGZID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