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资讯 经济 文化 司法 法治 三农 警务 企业

律师

旗下栏目:

陈文律师:“做律师,没有捷径”

2022-07-25 15:21   来源: 中山新闻网   责任编辑: JINGYING
摘要:【写在前面】 近几年,律所的传承问题,逐渐成为了中国律师界的热门话题。自1988年全国第一家合伙制律师事务所成立以来,如今在业界赫赫有名的律所多已走过近30个春秋,也都陆续面临了第一代创始人退休、第二代管理者“继任”的问题。截至目前,金杜、中伦、环球

【写在前面】  近几年,律所的传承问题,逐渐成为了中国律师界的热门话题。自1988年全国第一家合伙制律师事务所成立以来,如今在业界赫赫有名的律所多已走过近30个春秋,也都陆续面临了第一代创始人退休、第二代管理者“继任”的问题。截至目前,金杜、中伦、环球、通商、隆安、大成等律所均已完成代际交替。

不同于以往,这种由“初代主任”交棒于“二代主任”的代际交替,往往不只是律所管理权力的交接,更意味着律所“治理结构”的调整,即弱化“人”,强化“组织”,更多地依靠制度来管理。它直接关系着一家律所能否持续健康地发展。

2年前,以陈文律师为核心的中伦文德“创一代”把接力棒交给了70后、80后年轻一辈。之后,面对疫情和经济下行的双重冲击,律所的业绩维持了整体平稳,规模扩张的步伐也稳步向前。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面对挑战,中伦文德能够“任凭风浪起”,必然有它的“过人之处”。另外,身处当前的大环境,最难的还是缺少“根基”的年轻人。对于年轻律师,作为过来人的陈文律师也有一些自己想说的话。

陈文律师:“做律师,没有捷径”

文/彭川



6月,冷清了一个月,恢复正常上班后的北京市朝阳区渐又“苏醒”过来,有了“烟火气”。

在一个骄阳似火的下午,笔者依约来到北京市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拜访该所的创始合伙人、董事长陈文律师。今年是他下海创业30周年。2年前,以其为核心的中伦文德“创一代”把接力棒交给年轻一辈后,集体退居二线。

当然,他们并未就此告别律师行业。

做好代际传承,为律所发展注入新鲜血液

陈文是1956年生人,今年66岁,1992年下海创业。如今30年过去,“年纪渐渐大了,工作会有力不从心的时候,是该退居二线了。”他说。

现在中伦文德的律师以“80”后为主。陈文表示,自己作为“50后”,与年轻人之间无论是思想、认知、兴趣,还是其他方面,都难免会存在隔阂。并且,人到了一定的年纪,思想、思维容易固化,学习能力、接受新事物的能力也不如年轻人,很容易跟不上时代发展的潮流。因此,作为老人,应该懂得适时让贤,给年轻人以更多“出人头地”的机会。

多年前,他就已开始思考代际传承的问题。他说,“成功的代际传承,是实现律所基业长青的重要基石。律所的长远发展,需要新鲜血液的持续注入。”

2020年8月27日,经中伦文德董事会研究决定,任命70后的李铮律师为新一届律所主任、70后朱登凯律师为新一届的律所执委会主任。这标志着中伦文德管理权力的首次代际交接顺利完成。新一届管理团队的成员均为70后、80后中青年,接棒时平均年龄41岁。他们更有朝气,更具创新精神,国际化视野更为开阔,思维也更加活跃。

“完成交接,我心里的一块石头算是落了地。”陈文微笑着说道。

“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新冠肺炎疫情从2020年初爆发至今,已经持续了两年多时间,对律师的获客、会见、开庭等都产生了较大影响。令人欣慰的是,中伦文德的“少壮派”在接过重任以来,律所的面貌焕然一新,经受住了包括疫情在内的多重考验。

退居二线后,陈文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了律所的长期战略设计、重大战略决策部署、年轻领军人才培养等宏观事务上。当然,他们还会继续发挥自身的经验优势,为律所发展掌舵护航。“对新的管理团队,我们不仅要‘扶上马’,还得再‘送一程’。”陈文说。

旱路不通,走水路

作为一家扎根于中国并面向国际的大型综合性律师事务所,中伦文德近年同样受到了经济下行的影响,不过,逆势之下,律所依然维持了业绩的整体平稳,规模上也得以继续扩张。2022年1月12日,中伦文德南昌分所获准开业。

“这种抗风险的能力,首先应该得益于律所通过提前布局实现了当前专业化、多元化的业务格局。”陈文说。

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陈文下海伊始就已开始专注房地产业务,之后他又带队一步步将业务范围拓展到了金融、保险、投资、信托等多个细分领域。近两年来,中伦文德的法律专业委员会建设,更是逆势提速,由2020年的35个一跃增长至如今的60个。以此专业化建设为引领和依托,律所的多元化业务布局也持续扩容。

“旱路不通,我们还可以走水路。近年面对疫情和经济下行的双重冲击,正是得益于律所多元化的业务布局,在部分业务遭受打击的困难时期,我们的诉讼、破产重组等反周期业务,以及政府和国企对法律服务的需求,均实现了逆势上扬。”陈文说。涨跌相抵,疫情发生以来律所的业绩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这是很不容易的。”陈文感慨道。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自律所成立以来,超前部署的思维伴随了中伦文德发展之路的始终,这也是他们在面对当前的不确定性时依然能够平稳度过的重要原因。据陈文介绍,中伦文德近年新设立的法律专业委员会涵盖的业务领域包括:新能源、航空及通航、碳中和及碳达峰、网络安全与数据合规等,都是顺应经济社会发展趋势、具备前瞻性的部署。“我们的专业化建设,长期以来应该都是走在律师同行的前列的。”陈文表示,提早布局,才能够及时抓住新到来的“风口”,形成新的业务增长点。

此外,中伦文德还通过刑事法研究院、税法研究院、保险研究院等的设立,深化专业研究,强化专业人才的培养和储备。

从长远来看,这些做法都为中伦文德的行稳致远提供了“源动力”,也筑牢了“安全堤”。

大船抗风浪。中伦文德的“稳”,还得益于律所的规模化发展。2008年,中伦文德落子上海,正式开启了全国布局的步伐。如今,它在全国共有24家分支机构,2000余名执业律师及专业人员,在海外亦有合作机构。律所的规模体量,在American Lawyer发布的2019年Asia 50亚太50强律所规模排名中,高居第6位。

坚持规模化发展,为中伦文德兼顾专业化和多元化发展奠定了基础,也成了律所在市场经济大潮中“劈波斩浪”的强大“压舱石”。

“疫情暴发后,中伦文德的国际业务受到了冲击。”陈文说,“北、上、广、深几个一线城市的业绩今年上半年也有下滑。不过,‘东边日出西边雨’,同期国内其他地区的分所基本都实现了20%~30%的正增长。这样一平均下来,律所的业绩整体上还是持平的。”

在当前的困境中,受冲击最严重的无疑是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弱的中小型律所。对此,陈文表示,“机会总是有的,不过它是留给那些有准备的人的。”比如,面对愈加复杂的国际形势,中国正大力推进“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其中内循环“挖潜”无疑蕴藏着巨大的机遇。中小所应当顺势而为,主动融入这一大局,就一定有机会脱颖而出。

“中小所的业务应当有所侧重,致力于打造精品,筑牢根基,强化律所的核心竞争力,这样机会到来的时候才能够及时抓住。”陈文说。

把事情做好,做律师没有捷径

近年陈文把更多的精力放到了青年人才的培养上。他表示,无论怎样的战略与规划,归根结底人才是律所的核心竞争力,人才储备的厚度和广度决定了律所发展的高度和速度,因此,缺乏人才这个要素,一切美好的设想都将成为“镜花水月”。

“我们一定要想办法多培养一些青年才俊。”他说。

由于受到执业时间短、执业经验少和人脉关系缺等主客观因素的影响,长久以来青年律师大多生存艰难。“这波疫情更是令他们的境遇雪上加霜。”陈文感叹道。日前,北京青年报一篇事关青年“律师兼职做骑手”的报道,一度引发业内热议。

时移世易。陈文表示,现在的年轻律师面对的执业环境与30年前他们创业时已有很大不同。有人形容,那时下海,只要你背的篓子足够大,想装多少鱼都可以;现在创业,则犹如“千军万马”登雪山,登顶已是越来越难。

新形势下,青年律师该如何应对?

陈文表示,首先还是要坚持以专业为本。“打铁还需自身硬。一个人对抗外部环境不确定性的最佳方式,是强化自身的核心竞争力。因此,身处困境时,青年律师更应该沉下心来学习,尽量使自己成为两到三个细分领域的专家。”其次,坚持品质为基。要竭尽所能确保法律服务的品质。做律师一定要脚踏实地,认认真真对待每一件事、每一个人,尽量给每一位客户留下好的印象。而随着经验、口碑和资源的积累,熬过漫长的低谷期后,事业上终将迎来“柳暗花明”的一天。“时间充足,有更多的精力去研究案件,这是青年律师的优势,一定要加以发挥。”陈文说。第三,练就好的人品。一个人只有拥有好的人品,才能走得更稳更远。做律师,绝不能只想着挣钱,急功近利,必须把客户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想尽办法把事情办好。这是做个好律师的基本。

“做律师,其实是没有捷径的!”陈文说。

当然,面对新形势,围绕客户需求,调整业务结构,聚焦在客户的现实问题上,以及通过线上的方式展业或者获客,都是青年律师冲破眼前挑战、拓展职业天地,必须适应的改变。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这些年,中伦文德一直在尽力为年轻律师创造良好的成长环境。“我们所的青年律师还是比较幸福的。”陈文笑言,疫情防控期间,得益于所里的支持,他们的业务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此外,中伦文德每年都会给各专业委员会2万元的资金支持,鼓励其引领青年律师开展理论与实务研究。疫情暴发前,所里还曾把青年律师、合伙人送到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去学习先进的管理经验和操作方法,以提升其专业水平。

“中国的法治建设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美好未来需要更多人携手去开创,它是所有人的责任,尤其是青年的责任。”陈文说。助力青年律师成长,中伦文德将其视为一项长期事业,将一如既往地坚持下去。

为中国的法治事业尽了力

“我执业的这30年,应该是中国法治发展最快的30年。”陈文说。

1992年后,国办所纷纷转型合伙所,开始真正走向市场,随之涌现出了一大批如今活跃在法律服务行业第一线的优秀组织与个人。陈文亦是其中之一。

他是中国最早走向市场的创所律师之一,曾积极引入住房“按揭”制度,是中国房地产法律服务的重要开拓者,国际权威法律评级机构钱伯斯曾数次将他推上“房地产”领域业界元老榜单。其另一项代表性成就,是作为创始合伙人之一,参与创建了中伦及中伦文德两家如今规模均已跻身中国前十的律所,并在律所的规模化、专业化、国际化发展方面做了大量创新性探索。另外,他还曾率队参与中国多部法律的起草工作,并通过为“南水北调”、“2008奥运工程”、“城市副中心及亚投行”等一系列重大工程项目提供专业法律服务,助力中国经济社会发展。

如今,回望30年的下海经历,陈文表示,自己为中国的法治事业尽了力,做了一些具体工作,感觉还是挺欣慰的。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年届花甲的陈文退居二线后,“不用再事事亲力亲为,也很少直接参与业务,生活和工作都比以前轻松了许多。”不过,他依旧关心着中国的律师事业。“接下来,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最近,陈文正在酝酿写一部个人自传,书名暂定为《我与中伦及中伦文德的故事》,希望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谈一谈30多年的一些从业感悟,“书的内容目前还在‘沉淀’当中”。

业务方面,陈文首先是希望能将不动产资产证券化这一板块进一步做大、做强。“随着房地产市场存量时代的到来,我们相信,这一业务必将迎来更大的发展。”作为国内最早开展不动产资产证券化理论研究和产品发行的律所之一,中伦文德已为此做好准备。另外,待国际交流恢复正常后,陈文还是希望能继续把境外业务做好。他表示,对外开放是我国的基本国策,国际法律服务市场也应该有中国律师的声音。中伦文德也是中国较早在国外设立分所、尝试中外律所联营的律所之一。

还有就是,为大家做好后勤保障。中伦文德为全体合伙人购买了全球高端医疗保险,退休后,也会有相应的保障机制。“这意味着出差时一旦遇到意外情况,保险公司会直接派直升机去接。”陈文说,有了这层保障,大家心里就踏实多了。“接下来,我们要继续把这一制度延续下去,并尽力把相关工作做好。”

一路风雨兼程,一路澎湃前行。受新冠肺炎疫情和日趋复杂的国际环境影响,还有就是中国产业结构的深度调整,近年来中国律师业面临了巨大挑战。不过,2035年远景目标已经为中国勾勒了“基本建成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的美好蓝图,“中国律师业依旧潜力无限”陈文说。青年律师作为律师队伍中的新生力量,时刻释放着青春的活力,陈文希望他们能够“不畏浮云遮望眼,风物长宜放眼量”,“坚定信心,持续奋斗,中国法治事业的未来和青年律师自己的人生,还有更多靓丽的风景等待着他们去一一建造。”

【人物简介】

陈文,1956年生于河南焦作,北京大学法学院博士,北京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董事长,是中国“房地产”法律服务领域业界元老,早年曾就职于司法部。

    来源http://www.zhongshang8.com/article/detail/id/1000581.html

责任编辑:JINGYING

上一篇:古稀老人伶仃苦 法律援助暖人心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