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资讯 经济 文化 司法 法治 三农 警务 企业

旅游

旗下栏目:

暗中收费 污染水库——野蛮旅游正在伤害“野长城”

2020-08-20 08:09   来源: 半月谈   责任编辑: SONGZIDONG   点击量:   
摘要:如今却被“开发”成了热门的野游景点;当地村民当起了长城的门票收费员;本是长城脚下的志愿者,却收取引路费,当起导游……野蛮旅游正在对北京黄花城长城造成不小伤害。

一段早在20133月就被确立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并设立禁止攀登警示的古长城,如今却被开发成了热门的野游景点;当地村民当起了长城的门票收费员;本是长城脚下的志愿者,却收取引路费,当起导游……野蛮旅游正在对北京黄花城长城造成不小伤害。

是野游,还是野蛮旅游?

新冠肺炎疫情趋稳,北京周边游开始热了起来,尤其京郊尚未开发的野长城更是受到不少人的热捧。位于北京市怀柔区九渡河镇境内的黄花城长城便是其中之一。这个“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至今未曾开放旅游,属野长城。但因其可通向慕田峪等多段知名长城,加上其紧邻有着“金汤池”美誉的黄花城水库,许多游客慕名而来。

66日,半月谈记者站在黄花城水库边上看到,黄花城长城被安四路一分为二,左边架在黄花城水坝之上,右边则多为裸露在路边的断壁残垣。靠近水坝,一块由北京市怀柔区文旅局和九渡河镇人民政府联合竖立的蓝色警示牌十分醒目:保护长城,人人有责。未开放长城,禁止攀登。

绕过警示牌,通过水坝,来到长城脚下,同样的警示牌再次出现。沿山路继续向前,一块被涂抹过的警示牌立在路边:“果园地维护费,一人10元。一位村民坐在山路中间,向来往的游客收取过路费:“10元登长城,可扫码支付。不接受讨价还价。

半月谈记者扫码支付10元钱后,这位村民放行并提醒道:穿过这片果园,见路右拐,左拐是水库边,右拐是长城。

在这条可以接近长城的山路上,一些险峻的路段还专门安置了“焊梯”。沿着山路行进五六百米后,半月谈记者在一个烽火台下,触摸到了长城墙壁。但由于城墙全线封闭,高达数米的城墙,如何上去呢?

 

  未成年游客通过焊梯登长城

烽火台的一个角落里安置了一个七八米高的“焊梯”。梯子连接地面和烽火台上的窗洞,由此可登上长城。为了固定梯子,城墙被戳进去好几根钢筋。

登上烽火台,半月谈记者看到,长城上几名外国游客坐在地上边喝红酒边聊天;一对老年夫妇携手坐在长城的碎石边上,看着远处的风景;6名来自同一个公司的游客正在举行团建活动……

由于缺乏修缮和维护,这段长城的城墙不仅风化严重,游客对墙壁的破坏也十分明显,除了刻画的痕迹外,大小便、香烟盒、水果皮等也随处可见。

一名驴友说,沿着这段长城一直走,可到知名的箭扣长城和慕田峪长城。有的老外一走就是三天三夜。“晚上还可以安营扎寨,没人管。”游客在长城上过夜的事,也得到了那名收费村民的印证。

半月谈记者了解到,这名村民已经在这里居住了10多年,他不仅在黄花城水库边经营着垂钓生意,还在自家果园中开辟了一条登城路,收取过路费,也是门票费。

他说,登野长城是不允许的,近年来,北京市文物局也加大了巡查力度,设置了一些负责长城环保的公益志愿者和长城保护工作人员巡山。如果被发现,梯子肯定要被乡镇没收。据称,登城所用的梯子就被乡镇没收了3次。为保险起见,他会早晨放梯,晚上再撤掉。

半月谈记者驻足看到,一茬一茬的游客,顺着梯子爬上城墙,有的沿着长城一路远行,不见了踪影。

野长城脚下的产业链

能登上黄花城长城的路,不是只有这一条。67日凌晨4点,同样的登城点,梯子不见了。村民说,上午来检查的多,中午以后开放。但村民随后指了指长城脚下的方向,说那儿还有一条密道可以随时登。

顺着村民所指的方向,半月谈记者果然在水库下游的一家农家乐门口,看到了“游览长城”四个大字。扫码支付10元,在老板指引下,通过农家乐后院一条密道,可径直登长城。不同的是,这条路开发得更为规整,除了台阶上清晰的指引标志外,路边也用铁网和绳子做了防护处理。

行至半山腰,同样的蓝色警示牌立在路边:“保护长城,人人有责。未开放长城,禁止攀登。”但多数游客视而不见。

除了个人游,一些旅行社也盯上了这块“肥肉”。

67日,半月谈记者看到一家名为游美营地的旅行社正在为4个家庭共13个人,举办一场以家庭为单位的野长城亲子游活动,每人收费500元。当半月谈记者跟团暗访时发现,该旅行社始终对游客误导,宣称此处是北京著名的水长城(北京黄花城水长城旅游区)。

为这家旅行社做导游的人叫王天和(化名),是长城附近的公益志愿者。“像这样的活儿,一次能挣300元。王天和告诉半月谈记者,现在来野长城的旅行团特别多。

半月谈记者看到,安四路边,不少身穿“长城保护”工作服的人对登长城的游客视而不见。过了一会儿,其中一个身穿工作服的人与王天和交谈。他说,当前,文物局对他们这些文保人员的工作要求很高,违法登长城和乱刻乱画是要罚款的。为谨慎起见,他希望一次上去的人数最好别太多。

“金汤池”成臭水沟

81日,半月谈记者再次来到长城黄花城段脚下,发现上述焊梯路线已经不通。但农家乐后院的入口依然正常营业,唯一不同的是,行至半山腰竟又多了一个收费处。隔壁那条梯子入口两周前遭人举报,梯子再次被没收。收钱的果园村民说,这条路之所以至今畅通,是因为这条路被修缮的较为规整,且终点正好连接长城的烽火台门洞,可谓是一条正道。仅一上午,就有30多人通过此路上去。

因野长城旅游火热,周边的农家乐、民宿、钓鱼、停车等生意非常兴隆,附近的黄花城水库已被严重污染。

为防止水源受到污染,怀柔区水务局2010年立碑警告,请勿在河流、水库内钓鱼。

半月谈记者6月、8月两次进入水库边的垂钓区暗访,都发现垂钓者们满载而归,留下一地垃圾:矿泉水瓶、零食袋、卫生纸。只要给钱,想干嘛就干嘛,没人管。一名垂钓者说。

走在水库岸边,一股股恶臭从水面袭来。还有一个厕所直接建在水库边,供垂钓者和登长城者付费使用。半月谈记者在水库中段看到一条漂满褐藻和垃圾的臭水沟,臭水沟的尽头与水库相连。

时不时有快艇经过,快艇上的工作人员随手捞取一些漂浮在水面上的垃圾后,快速离去。臭水沟和水库的水一同混合后,沿大坝飞流直下,最终经怀九河汇入怀柔水库。

水库边,一块河长信息公示牌显示,要求做好段内河湖水面及周边环境保洁,及时发现和制止倾倒垃圾、偷排私排污水废水、污染水源等行为。

一名当地村民说,黄花城水库是村民共建,过去水很干净,但自从几个“有权势”的人承包以后,水边就经营起了垂钓相关项目,大多数村民心有怨言,也不敢言。(半月谈记者冯松龄 刊于《半月谈》2020年第15期)

责任编辑:SONGZID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