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资讯 经济 文化 司法 法治 三农 警务 企业

旅游

旗下栏目:

金风:葵山初晤,揽春色万千

2022-03-25 15:21   来源: 中外法制网   责任编辑: 沈一鸣
摘要:即便是新鲜感泛滥的年代,也扛不过来自山野户外春天的诱惑。久居城市不知季节更替的我们,需要换个地方去看烟火外面的风景。

文/金风、图/金风、阿杜

        即便是新鲜感泛滥的年代,也扛不过来自山野户外春天的诱惑。久居城市不知季节更替的我们,需要换个地方去看烟火外面的风景。应约前往葵山村的我们却不认得路,而曾到过葵山的同车同伴二春只知道村委会在公路边。当我们沿着那条宽阔平坦的乡村公路一直往前跑,快到金塘镇时仍没发现“葵山”。无奈中只得打开车上导航往回找,原来是要在白(霓)界(上)公路与金(塘)畈(上)公路交汇处往右拐进入村级公路,才是去目的地之路。

葵山初晤,揽春色万千

连着几个“拐”和“往里走”,可见这个村委会并非在一个显眼开阔的位置和热闹之地。也说明这个村子的组组户户都分散在一些窝冲岔尾的崇山峻岭之中,直到后来才明白这里原来为什么叫“围山”(葵山)了。

前方道路弯曲,旁边山势包围,在一拐再拐不断“往里走”的行进中,几次似山重水复疑无路之际,但却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一片片黄灿灿的油菜花海,一个个村湾房舍,还有那些屋场边斜侧里冒出来开得蓬蓬勃勃的梨花和桃花一一掠过车窗,闪现我们眼前。这些黄、白、红三色在绿色葱茏的群山包围中,是那么明媚鲜艳,在沿路狭长不大的村落里正显现勃勃生机。

葵山初晤,揽春色万千

看着这般妖娆景色,爱花的我们心里扑腾了一下,诗情画意的感觉一下子被点燃,兴奋的激情好像被春天撞了个满怀,笑意荡漾在脸上的同时,嘴上也不由自主地叫嚷了起来:“ 哇 好美呀!”

是啊,好美!这是群山包围之中别有洞天的一个村落:有宽阔的公路,有新颖的别墅,有古旧的老屋,柴堆整齐码在现代华丽的瓷砖墙边,篱笆圈起的菜园就在精致的铁栅栏对面,旁边的紫荆花艳红着招摇,老屋陈旧的院门斑驳,青苔铺地仿佛在呼唤着人们远去的记忆。看到眼下这些很奇妙的现代与古老的集合,很矛盾的乡村夹杂了城市的风格,我的脑子忽生怪想:倘若南山再无纯粹,会否还有人不满足于三三两两前来堤岸下看花,亦或做成独卧草庐下沐春风的陶翁闲客,一卷清风明月,半山孤觉烟霞?

葵山初晤,揽春色万千

抬头可见巍峨壮观的泉洪崖,海拔857米,位于幕阜苍龙龙首白崖山的东部。站在村委会前远眺,背后的山势连绵起伏,林木苍翠葱郁,山顶云雾缭绕。因为刚下过雨,山道泥泞,在当地邀约朋友的带领下,同伴阿杜的四驱越野车一下把我们送上了半山腰。

来到这个被称之为天然大氧吧的原泉洪茶场,我们一边贪婪呼吸着这里的新鲜空气,一边欣赏着这里奇异突兀生成的一山、一石、一草、一木,这里栽种了不少桃李梨果树和野樱花树,还有黄精、白芍等药材。无论从上而下俯瞰,还是左右平视、仰视,这个山场偌大视野开阔,脚下山坡很奇特,左半遍布石头荒芜,右半花树浓郁,真是半坡黄褐半坡绿、半坡坚硬半坡柔。远远望去,坐落在山脚下的葵山村被层层群山包围着,那明晃晃的油菜田和白墙黛瓦的房屋呈现出两块亮色,成为镶嵌在大片群山丛中的两只眼睛,令人遐想令人欢喜。

村委会前广播喇叭正轮番播着疫情防控要求和护林防火禁令,安静的村子没见到多少村民,同行的玉姐逮住一位老人做着当地人文典故的采访。别小看这个葵山,据介绍,原来这里还有着不少古今厚重沧桑的人文历史呢!

葵山初晤,揽春色万千

葵山泉洪崖下有个巨洞,据说是当年刘伯温之弟刘伯玉为逃离得天下后设计谋害他的朱元璋,而弃官避世的修仙之所。葵山因山势包围,原叫“围山”,或许真应了“山中出宰相,平地起霸王”这句话,这个地方古代曾经霸气侧漏地出过“五个顶子”的才人,并有皇上御赐“八个旗杆墩”的文姜传奇典故,却不料文姜荣枯有数,得失难量,最后命运凄凉,落得旗倒墩残险灭族的下场。如今我们看到晒场一侧有遗留的六个大石墩(另二个一个破裂,一个失踪),依稀间仍可见其石刻的精致。

另一个是近代未入史册的故事:1939年3月15日,国共联手抗日掩护大部队撤退至江西,在龙泉山展开了一场敌我力量悬殊的阻击战。这场战役初战河山大岭,再战白崖山,一个团的国军与一个游击支队的将士们死守阵地与日本鬼子激战了一整天,最后我军将士所剩无几,直到完成阻击任务才撤离。其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如今在葵山被青山铭记,世代传颂。

通往光明的路,历来就布满了荆棘与坎坷,生命周而复始,永无休止,或许葵山人世世代代会传说那些岁月里的故事。然而,光阴流逝,大山也从未失去对生命的热爱和呵护,村庄也从未失去对时代繁华和新鲜事物的追求和期盼。

葵山初晤,揽春色万千


面对着山,信步闲逛里,我寻找着山水鱼樵,在一处油菜花海前拍到有人正在放牧的一群黑羊,羊“咩咩”叫着走在田埂,走在黄色的海洋,连同那房前栽种的棵棵果树,屋后圈起个个鸡笼,加宽的村级公路,干净卫生的村容村貌,让人欣慰地看到村子的勤劳、富裕和希望,于这重视乡村振兴的时代春风里,如新生的丝丝绿意,柳枝抽条般,温柔地散发着独特的魅力。

春山如黛草如烟,韶华流光里与葵山的初晤适愿,于他处沉浮里感知一方土地一处风物。思短论长,我也算是于一缕春风里收获了这个春天。


(注:文中的“葵山村”为湖北崇阳金塘镇葵山村,即柃蜜小镇的相邻村)

责任编辑:沈一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