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资讯 经济 文化 司法 法治 三农 警务 企业

书画

旗下栏目:

李侃杂说:胡 须

2019-11-18 12:03   来源: 搜狐   责任编辑: SONGZIDONG   点击量:   
摘要:李侃,经典主义山水画家,一九六零年生,陕西咸阳人,2005年始客居青州。髫龄起受家训始习书画,几十年上下求索, 终成自家清和雅逸画风。先生以“敬天爱人,吾斯惟真”为艺帜。常以完美之全景式构成,融北骨南韵、写古意今情。

漓江春韵 (中国画 95x245cm) 李侃 作

        大自然中,几乎所有动物,小到蚊蝇,大至虎象皆雌雄异体,阴阳有别,旨在繁衍中基因择优汰劣之需,以图该物种之健康延续、进化。既有雌雄,自当体态有别,它们除了生殖系统、器官有别外,外缘体貌亦有区分。

       诸如鸟类的雄性皆体格健壮硕大,羽毛炫丽,兽类雄性有鬃毛、犄角等性别标志。

       人类乃造物者的极品,岂能男女无别,两性除了交媾生育必需的生殖器各秉其性而外,男性成熟后面部生长出性征之毛,曰:胡须。且生生不息。

       胡须彰显着男性的阳刚、雄强,为大自然赐予人类雄性之嘉奖。

瑞和云集 (中国画 95x245cm) 李侃 作

       人类既有胡须,便自然会有胡须的文章。

       胡须的粗细、色泽、疏密及分布状态,均与其健康状况、性功能、性格、脾气有着密切关系。留须、养须、修须亦有着相当的人文内涵及审美价值。

       诸如长短适中的山羊胡会显得儒雅,齐上唇、齐下巴的短刷胡会显得干练精悍,络腮胡会显得大气磅礴,过尺下垂长胡会显得飘逸,七八旬后若有得一络银须会使人观之有道风仙骨、童颜鹤发神往敬仰之美感。

       古代,太监不长须,那是因为上了宫刑被阉割失去性功能之故,于是说话也变成了娘娘腔,便不成了准男人。古往今来,白面书生、奶油小生、小白脸、老婆脸、娘娘腔、阴阳怪气、软蛋等皆为讥讽男性软弱无力、不阳刚、缺乏男性美的专用贬词。

       胡须为男性的专利。数千年来,须眉之辈一词便成为男子汉,大丈夫之美誉。

乾坤清气 (中国画 68×68cm) 李侃 作

       哀哉,悲哉,上苍赐予男性之尤物,一个世纪来却在中国人脸上逐渐被剃得荡然无存。上苍何为植须,既有须,何不敢堂堂正正留着?却偏要剃掉,似乎不长须不是男人,须长又不体面。

       吾究其故,所得不确定的说法有四种。

       第一说为:五四运动期间大家争上城头骂祖先时,学洋鬼子样,赶时髦,运用了帝国审美标准。据说当时没有将发染黄、眼球变蓝、鼻梁夹高是因操作上有难度,剪发剃须轻而易举。

       第二说为:某政坛头目生就胡须稀只八毛,实不体面,索性剃光不留。此后这个榜样之力量便是无穷的。至今他已作古在天,中华民族仍剃须依然。

       第三说为:老黄瓜刷绿漆,装嫩。剃了胡须显得年轻精神,其实此言差矣,其一,胡须是性征,是性成熟之标志,它不是年老后才长出来,而是十几岁性成熟时便相伴而生的。其二,试问当年关羽飘舞着美髯,挥舞青龙月牙刀冲锋陷阵,万马丛中取人头如囊中探物,张飞怒须横虬挺着丈八长矛万夫莫敌,究竟是胡须减了精神还是助了威风?

       第四说为:胡须的生长状况,容易透露人性功能强弱,力气大小及情绪性格等信息,为潜藏隐私而不留须。的确不留须对我诸位学易经看相算卦的朋友是少了一套可捕捉的易知信息。

清流 (中国画 68×68cm) 李侃 作

       诸位:倘若雄性孔雀、公鸡被剪去那美丽的羽毛,雄狮没有了颈部威风凛凛的长鬃,公牛、公羊、公鹿伐掉那弓剑般的犄角,那将成何体统?不言而喻,那便是生命序歌的悲哀。

       同理,须眉之辈岂能无须。

       这年头,男人没有了胡须,与女人的相貌愈来愈近,男人的威武壮美、敢作敢当、顶天立地的精神特质淡漠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侠义风范已离我们逐渐远去。

       没有了胡须便应了一句古谚“嘴上没毛,说话不牢”,男人们少了一诺千金、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慷慨与诚信。

       这年头男人可以躲在女人身后吃软饭,吃不是男人该吃的饭,为了物欲,某些男人可以不是男人甚或不是人。

       这年头,男人之脸面越来越白净,向女人靠近,女人头发越来越短向男人靠近。两性之差越来越小,颇有阴阳混淆或阴胜阳衰之势。

       香港凤凰卫视抓了一大把比美女还美女的美少年比柔美。中央电视台有男人将裤子当裙子穿,偶尔民间舞台上亦有男人割了阳具变作假女人,世称人妖。

明月松间照 (中国画 68×68cm) 李侃 作

       好些年来,中国书协极力推崇阴柔美之风,颜柳等大义凛然阳刚美的书作已挤出排当,宋人那以敬畏心态所表现的大气磅礴之崇高精神画作没有了。

       男人就是男人,女人就是女人,男人要刚女人要柔,这是天则。“比如床上男人是软的,女人是硬的,行吗?”清李渔《芥子园随笔》中此语虽白了点,但确是一言中的。

       女人们在丰胸瘦腰以强化女性之特质,男人们何不张挂起男性性征之幡——胡须。

       我常常崇敬老子那飘浮于尘世之外的银须,关羽的美髯,张大千、于右任、齐白石美丽潇洒的长须,还有除奸的包公、吃鬼的钟馗,他们都留着长须。

       回来吧,胡须,飘扬起男人雄性的旗帜,做一回堂堂正正的须眉之辈。(作者 :李侃)

       附作者李侃简介

        李侃,经典主义山水画家,一九六零年生,陕西咸阳人,2005年始客居青州。髫龄起受家训始习书画,几十年上下求索, 终成自家清和雅逸画风。先生以“敬天爱人,吾斯惟真”为艺帜。常以完美之全景式构成,融北骨南韵、写古意今情。所作古意山水高古典雅;现代山水壮美华瞻。近十几年来已有三千多幅佳作行世。
       李侃处人治学不媚俗、不跟风、不示张扬,几十年如一日坚持在半闭关之寂静中冷眼观物,潜心治学。文、史、哲、诗、书、画皆有所涉,著有《道德经新解》《李侃画语录》《李侃题画诗选》《常用汉字快写法》等,思想独立,见解卓异,是一位纯粹的文化人、学者型书画家。

      来源:http://www.sohu.com/a/354331403_768006

责任编辑:SONGZID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