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资讯 经济 文化 司法 法治 三农 警务 企业

书画

旗下栏目:

李学明:扁舟一叶

2021-12-18 10:22   来源: 鼎佩臻藏公众号   责任编辑: 杨森
摘要:或黄叶纷落的晚秋,或雪花漫舞的冬月,抱上老纸,携着老砚,乘上一叶扁舟。有童子烹茗,有红袖添香。兴来吟打油诗、画古人物。此时纸上所得当是绝少人间烟火气。

640

多年来我一直有这种情结,有这种渴望,有这种梦想。或黄叶纷落的晚秋,或雪花漫舞的冬月,抱上老纸,携着老砚,乘上一叶扁舟。有童子烹茗,有红袖添香。兴来吟打油诗、画古人物。此时纸上所得当是绝少人间烟火气。


——李学明



扁舟一叶

文  /李学明

(作者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山东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国家一级美术师;山东工艺美术学院教授)


苏东坡诗道“野水参差落涨痕,疏林欹倒出霜根,扁舟一棹归何处?家在江南黄叶村。”这真是一副绝妙的山水画!

0

赤壁夜游  65x45cm

中国的山水画里,有山就有水,有水似乎就有舟。或藏或露,或行或泊。舟,在山水画里仿佛成了一种符号。传统山水画技法里有树法,石法,还有点景法,点景法里就包含了屋宇人物,桥梁和舟楫。

640

湖上清话  65x45cm

但,也不尽然。元代有一个倪夫子,他的山水画里就从不画舟,他的山水画却在画史上被称为逸品。更有意思的是,他为了捍卫他心中的信念和那份高洁,他驶着一叶扁舟,竟在浩渺无际的太湖上漂泊了大半生。此中蕴含令人玩味。

640

湖上清吟  65x45cm

舟楫的发明,大概在远古时期就有了雏形,其间经过历代造船工匠的不断改进,到了宋代随就出现了一种异样的繁华。这从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里即可见其一斑。

640

湖上清吟之二  65x45cm

舟楫是古代的主要交通工具,特别是在南国泽乡,出门就要乘舟,走亲访友、迎娶出嫁、归乡省亲、外出行贾都离不开这一叶扁舟。

640

湖上无暑  65x45cm

舟辑在古人的书里,被演绎的淋漓尽致,多少凄美离奇的故事都发生在水程迢递的水路上、舟楫里。

640

湖上烟雨  65x45cm

范蠡大夫大功告成之后,携西施隐于太湖,划的是一叶扁舟;王子猷“雪夜访戴”用的是一叶扁舟;“三国演义”里的“草船借箭”用的是一叶扁舟;“水浒传”里,在八百里水泊上神出鬼没的梁山好汉,也离不开这一叶扁舟。苏东坡因爱这一叶扁舟,整日家泊于西湖上,被封为“西湖长”。他夜探石钟山驾的是一叶扁舟,夜游赤壁驶的还是这一叶扁舟。

640

接天莲叶无穷碧  65x45cm

划着一叶扁舟,范成大从姜夔那里得到歌妓小红,他一路欣喜,“自作新词韵最娇,小红低唱我吹箫,曲终过尽松凌渡,回首烟波十四桥”。这是何等的风流快事。还有至今脍炙人口的《桃花源记》,那渔翁也是摇着一叶扁舟才发现的世外仙境。就连陶渊明自己的归来也是乘的一叶扁舟。

640

明湖七月  65x45cm

“秋水才深四五尺,野航恰受两三人”。这是多么的可人,多么的自在。所以恽南田在他的画里题道:“长林之下放艇沧浪,眇然可以暂忘人世”。乘着一叶扁舟离开了湖岸、离开了喧嚣、离开了红尘,也仿佛离开了纷杂的世间。此时的心一下子放松了,解脱了,自在了,此时可以什么都不思,什么都不想。烟水茫茫,衰草无际,心与尘远,渐渐地忘却了还有世间的存在。

640

米家书画船  65x45cm

在如此清净的所在,弄笔不俗,得句亦清。所以,自宋代有了“米家书画船”之后,元代的赵孟頫从湖州至京城,在水路上走了一个多月,便又有了“兰亭序十三跋”。明代的董其昌常常在自家的书画船里品鉴、题跋、写字、画画,明四家中的沈石田,还有一些清代画家的不少传世之作也是在舟上得来的。

640

明湖烟雨  65x45cm

古人太会行乐了,古人太懂享受了。在舟上画画是令人羡慕的,是令人向往的,这是天下一二等风流雅事。

640

鸥鹭忘机  65x45cm

多年来我一直有这种情结,有这种渴望,有这种梦想。或黄叶纷落的晚秋,或雪花漫舞的冬月,抱上老纸,携着老砚,乘上一叶扁舟。有童子烹茗,有红袖添香。兴来吟打油诗、画古人物。此时纸上所得当是绝少人间烟火气。

640

逍遥游  65x45cm

我家乡的一位朋友,在胭脂湖上放棹为业,生意惨淡。我说:“你若将舟改成雅致的画船,我可每年租用两季”。我认真的说,他也认真的答应,我真的当了真。然,春风起了,荷花开了,大雁去了,雪花飘了,几年过了,依旧是音信杳然。

济南有鹊华二山,隔河而峙,自古有名,后因赵孟頫画了“鹊华秋色”图卷更是名扬海内。近几年华山山下大兴土木。听人道,数年后自华山可乘舟至大明湖。有道家朋友促我在山下买房为家,我激动不已,一时浮想联翩,夜来竟做一梦:我驾着扁舟一叶,自鹊华驶向大明湖、南丰祠、“秋柳诗社”,后将扁舟系于古柳上,登上南岸去听那“明湖湖边美人绝调”。

640

夜游  65x45cm

一叶扁舟,扁舟一叶,从古到今,来来往往,穿梭于诗里、画里、歌里、赋里、戏曲里、小说里、笔记里。它与中国的布衣百姓,文人骚客,绿林英雄,公卿王候,甚至于天之娇子都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联系。

舟的功能是渡,从此岸渡向彼岸,这是舟的唯一属性。这不由使人联想到了佛教里说的“引度”和“度化”。陶渊明深谙此中奥妙,因为他有一个在佛教界非常了得的朋友。所以他奇思妙想,梦笔生花,用如椽大笔,以这一叶扁舟穿针引线,给世人演化了一个世外仙境。这种仙境恍似佛教里的佛光一样,灵光一现,便悄然隐去。

640

载诗归  65x45cm

从此,这个“桃花源”给世世代代留下了无尽的幻想与悬念,仿佛如蜃楼海市,缥缈有无。古津何往,武陵何在?

明代的画家文征明一语道破了此中消息:“世上神仙知不远,桃花只待有缘人”。缘,是一切事物的前提,有缘才有可能成就。这洞口的桃花等的就是渔郎,渔郎与桃花有缘,与这世外仙境有缘,使渔郎与“桃花源”结缘的还是这一叶扁舟!

如今,我在我的草堂里,磨着老砚,拿着秃笔,反反复复地画着这一叶扁舟,画着这扁舟里的人。我的心渐渐地为之真、为之纯,为之静,为之清。我的心也随着这一叶扁舟,随着舟里的仙翁耆老,离开湖岸,驶向藕花深处,驶向烟水无际的湖上,驶向心灵得以歇息的那片净土,驶向那理想的彼岸!


责任编辑:杨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