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 资讯 经济 文化 司法 法治 三农 警务 企业

文艺

旗下栏目: 国学 文艺 教育 学术 影音 体育

朱玉富:难改的莱芜乡音

2020-02-14 12:54   来源: 中外法制网   责任编辑: SONGZIDONG   点击量:   
摘要:近几年,不知道哪里刮来的风,即便农村大妈,也能够撇着腔调,说几句北京的“普通话”了。而我,却喜欢用方言与他们交流。对方言而言,我认为就是温润的乡情。有句古话说的好,乡音难改。

 
        每一次外出或采风、或采访,都会有当地的人,用异样的眼光上下打量我:“你不是本地人吧,怎么还撇腔?”自己顿时感觉身首异处,忘记了随风入俗的“忌讳”。因为疫情的特殊时期,便被政府隔离家里不让出门。尽管有电视、电脑和手机,但网络上和电视、手机上除了疫情的新闻报道还是疫情的防控信息。便手拿遥控器随意调转电视频道时,正值齐鲁电视台《小么哥拉呱》节目。主持人小么哥用淳朴济南的乡音,向观众讲述新闻故事。这样的节目,在其他电视台也曾看过,但用纯地地道道的济南家乡话来做节目,让人感到很是亲近。
        方言是民粹,有着浓厚的地域特色。记得当地有一则笑话。一位愤怒的母亲,责备语文老师:“你是怎么教书的?”被指责的老师,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这位母亲继续质问道:“那几天我身体有点不熨帖,叫小孩子给他爸爸写封信,但他‘熨’字不会写。我只好跟他讲,那就写有点‘哈(hǎ)’吧,他说‘哈’字也不会写。那怎么办呢,我就问他,身体不‘抻(chēn)朗’你会不会写呢?他还是不会写,你说这语文是怎么教的……”听者哑然。尽管是一则笑话,但也包含了方言的诸多趣味。
        以前看电视,听广播,见到那些被采访者,用方言说话,觉得土掉了渣。近几年,不知道哪里刮来的风,即便农村大妈,也能够撇着腔调,说几句北京的“普通话”了。而我,却喜欢用方言与他们交流。对方言而言,我认为就是温润的乡情。有句古话说的好,乡音难改。
        作家臧克家少小离家,到老回归故里,历经这么多年,鬓发已经花白了,但乡音无改。乡音,就是一个地域标签。
        去年回老家拜年,顺便去不远一家叫莲花山的AAA景区游玩。景区有这样一条规定,凡是当地人,可以免费游览。同行的侄子8岁,刚入学,没有身份证,也没想到要带户口簿。到了检票口,工作人员要求我们必须给侄子补票。我很奇怪:“不是说当地人不要票吗?”工作人员质问我:“拿什么来证明她是本地人呢?”还是侄子机灵,“我会讲当地的土话”。这下好了,我们稳操胜券了,检票员只好作罢。
        曾记得新任美国驻华大使华裔骆家辉在北京官邸会见媒体时,竟然是用英语发言的,让人大跌眼镜。以往的美国大使,为了表达对中国人民的友善,还用汉语发言来拉近距离。这让我想起另一个人,世界顶级建筑大师、美籍华人贝聿铭。1935年远渡重洋,去美国留学,一直到功成名就,他始终对中国一往情深。夫妇俩都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广州话、上海话和苏州话,平时的衣着打扮、家庭布置与生活习惯,也仍然保持着中国的传统特色。难怪他曾深情地说:“我的根在中国!”,生活中,或参军、或外出工作、求学,没有呆上几年,回家连家乡话都不会说了,让人心酸。往往这个时候,上了一点年纪的老人就会大骂:“除去了几年就知不道姓啥了,连家乡话都不会说了,一肚子地瓜干子屎还没有拉干净,能啥啊?”
        长期居住在家乡,感觉不到方言的温暖。倘使长期客居他乡,偶尔,在大街上听到一句地道的家乡话,会感到久违的亲切。据一位在美国留学的同学,看到一位侨居美国的大妈,听到了一句说乡音话的老乡,竟追出了好几条街,此时此刻才真正理解了那句:“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古话,“故土难离,乡音难改”;唯有她才真才能正体味到乡音的淳朴,那种融融贴近心窝窝的感觉。

责任编辑:SONGZID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