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司法 法治 社会 文化 经济 资讯 三农 警务 企业

律师

旗下栏目:

看不见,也要活得精彩:视障律师金希的助残公益之路

2018-05-20 10:42   来源: 新华网   责任编辑: XUGUILING   点击量:   
摘要:他叫金希,今年29岁,除了当律师外,还是“小艾帮帮”公益平台发起人、残障平等意识培训(DET)引导师等。金希的生活,没有像他的眼睛一样暗淡。他说:“我是一个被上帝咬过一口的苹果,但依然芬芳。

  题:“看不见,也要活得精彩”——视障律师金希的助残公益之路

  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张璇 朱涵

  他依靠耳朵,艰苦学习,成为国内首位视障法学硕士;他回报社会,乐观向上,无偿为残障人士提供法律服务,至今已帮助600余人;他推己及人,致力推动残障社群的社会融合,呼唤社会的平等理解……

  他叫金希,今年29岁,除了当律师外,还是“小艾帮帮”公益平台发起人、残障平等意识培训(DET)引导师等。金希的生活,没有像他的眼睛一样暗淡。他说:“我是一个被上帝咬过一口的苹果,但依然芬芳。我要像我的名字一样,把金色的希望传递给更多的人。”

  用耳读书 苦学法律

  金希是温州人,当他还是孩童的时候,就不幸被查出患有先天性视力障碍,他眼中的世界永远是模糊不清的灰色。随着年龄增长,金希的视力持续下降,他只能借助电脑的语音软件和同学们的帮助来学习,由于看不清黑板的板书,他只能依靠双耳聆听老师的教导。

  “我只有更加努力、付出更多才不会被落下。”功夫不负有心人,金希的成绩在中学时期一直名列前茅。2007年,金希申请以专人念题的方式参与高考,获得教育主管部门批准。最终他考入宁波大学法学院,并被保送研究生。

  他一边努力学习,一边做义工。2010年,金希参加了司法考试并以441分的成绩顺利通过。在校期间,他还先后获得国家励志奖学金、校优秀学生一等奖学金等,每次他都将大部分奖学金捐给青年志愿者协会和学校的爱心基金。

  如今,他从事了自己心仪的律师工作。“我需要一个舞台,哪怕是很小的舞台,我只想用自己的专业特长,为他人、为社会做一点贡献。”金希说,中国有8500万名残障人士,其中就有为数不少的视障人士。他想让更多人知道,视障人士一样可以活得很精彩。

  帮助他人 回报社会

  在朋友眼中,金希是一个闲不住的人。他除了做自己的本职工作律师以外,还发起“小艾帮帮”公益平台、担任残障平等意识(DET)引导师等。

  金希一直关注残障人士的维权问题,也愿意为残障人士提供服务。2015年底,因被国内一家航空公司以“无成人陪伴,无自理能力”为理由拒载,两名残障旅客将航空公司告上了法庭。当时金希还在杭州一家律师事务所担任律师助理,他作为代理人参与了这起案件。金希回忆,整个过程可以说非常曲折,但结果是航空公司赔礼道歉,给予经济补偿,并承诺改进服务。

  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从法律咨询到文书代写,从普法宣讲到案件代理,接受过金希法律服务的残障人士多达600余名,所涉及的法律问题涵盖婚姻、继承、入学、就业、出行等方方面面。

  金希为残障人士提供法律服务不收一分钱。若遇到当事人经济困难,他还会自掏腰包支付办案的交通、食宿等费用。他说自己从不后悔,如果自己的这些努力能够让残障当事人获得满意的结果,促进整个残障群体社会处境的改善,所有付出便都是值得的。

  推己及人 呼唤理解

  作为视障多元就业的实践者和倡导者,金希参与了盲人多元就业系列纪录片《眼底星辰》的拍摄,这部纯公益的纪录片让公众对视障群体有所了解。除了法律咨询和案件代理外,金希还多次开展针对残障社群与残障公益组织的法律知识与平等意识培训,力图帮助更多的人了解自身权利,积极融入社会。

  金希坦言,近年来残障人士的生活水平有了很大提高,但由于自身受教育机会的局限和社会的不理解,很多残障人士依然在教育、就业、家庭生活、无障碍出行等领域面临这样或那样的权利侵损,而多数法律工作者由于缺少残障的生命体验,很难真正了解残障人士的实际需求。

  事实上,金希在生活中也时常遇到对他的质疑和不理解,需要不断去向外界解释“他也可以”。

  “破除环境障碍是一方面,制度、态度的平等对待才是最重要的。”金希说。2018年,他致力推动“小艾帮帮”公益助盲平台,这个平台由志愿者通过视频连线的方式为视障人士提供远程协助,使得更多视障人士能独立、自主、有尊严地融入社会生活。

  “我希望社会增加对残障人士的理解和接纳,也帮助他们能走出家门,走进社会之门。”金希说,一路走来,自己都是提灯倚杖前行,法律就是他手里的拐杖,心中的善念就是那盏明灯。

责任编辑:XUGUILING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