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司法 法治 社会 文化 经济 资讯 三农 警务 企业

律师

旗下栏目:

杨金钟:从张扣扣案的辩护谈辩护词的构筑规范与技巧

2019-07-03 16:46   来源: 宁夏天纪律师事务所   责任编辑: WANGWEI   点击量:   
摘要:尽管没有看到二审辩护词,单从辩护方向和策略来看,辩护人的二审辩护还是正确、理性、实在的。虽然没有像一审那样“火热”一把,但作为辩护律师的职责是尽到了,没有遗憾

辩护词的构筑规范与技巧

—— 从张扣扣案的辩护说起

杨金钟

 

(图片来源:网络)

 

2018年12月11日,备受关注的张扣扣故意杀人案由陕西省高级法院在汉中中院二审开庭审理,法庭当庭宣判:“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此前的庭前会议上二审合议庭驳回了辩护律师提出的对张扣扣进行司法精神病鉴定申请和请求由司法精神病鉴定专家作为专家辅助人二审出庭的申请。庭审结束后未见到辩护人公布二审辩护词,整体社会舆论也反映平静 … …

虽然辩护人未公开二审辩护词,但主要辩护观点和基本内容还是比较清楚的。二审主要从张扣扣是否患有精神病和汉中中院是否应该回避为突破口。一是庭前由辩护人先委托司法精神病鉴定机构进行鉴定,并以该鉴定意见为依据请求二审法院对张扣扣进行正式司法精神病鉴定。二是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申请由辩护人委托鉴定的鉴定专家作为专家辅助人出庭参与庭审。

尽管没有看到二审辩护词,单从辩护方向和策略来看,辩护人的二审辩护还是正确、理性、实在的。虽然没有像一审那样“火热”一把,但作为辩护律师的职责是尽到了,没有遗憾。

陕西高院最终的裁定和判决结果即在预料之中,又在情理之外。这样的案子维持原判自然在预料之中,但是当庭宣判又有点在情理之外。因为按照我国的刑事审判惯例,如此重大的案件判决一般都会在庭审之后经过审判委员会研究才会判决,当庭判决有点出乎预料 … …

作为有近三十年刑事辩护经历的老律师,陕西高院的判决结果完全在预料之中,没有意外。而对于陕西高院来说,这样一个案件如果一旦委托进行司法精神病鉴定,鉴定结论如果是没有精神病,自然皆大欢喜;一旦出现无刑事责任能力或者限制刑事责任能力情形,结果都是无法承受的。既然法律把是否鉴定的决定权给了法院,同意或不同意鉴定都不会违法,不同意鉴定当然是最好选择。

通过对张扣扣案一二审辩护的关注,使我想起了一位哲学家的名言,我们最熟悉的往往是最陌生的。中国已经有三十多万律师,从事刑事辩护的律师应该也数以万计,撰写或者构筑辩护词原本是最基本的一项业务。然而现实却不尽人意,不但很多年轻律师不具备这种能力,甚至很多执业多年的老律师乃至自诩为“大律师”者也并不具备。由此笔者想从张扣扣案的辩护出发,谈谈辩护词撰写或者构筑的基本原则和技巧。

 

虽无规定标准格式,

但基本原则和架构约定俗成。

 

 

张扣扣案一审辩护词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和争议特别是一些业内人士批评后,邓学忠律师发了一篇文章,《为生命辩护,需要怎样的辩护词?》主要意思是并没有任何法律、法规或者行业规范规定辩护词的标准格式,因此,辩护律师自然享有无限发挥空间,为生命辩护似乎应该有更大的自由空间,这个观点显然是不当的。

任何行业都有其内在规律和必须遵守的行业规范,规范和原则不一定都必须由法律或者政策明文规定,特别是行业规范与原则大多都是约定俗成的,甚至包括很多法律原则和规范都并不需要法律规定。比如在英美法系国家,自愿原则、公平原则、诚实信用原则、等价有偿原则这些法律原则,你在这些国家的法律里面是找不到的,但是在这些国家的所有法律人都一定明白、都会遵守、都奉为根本……美国律师的专业化分工非常清晰明确,美国律师碰到自己专业以外的业务都会主动推荐给该专业领域优秀律师去做,各个律师事务所的专业范围都非常清楚,从来都不会因为利益而互相越位。但是这一切都没有规定,美国律师协会从来都不去做这种规定。不论是为生命辩护还是为自由 辩护,乃至为多个生命辩护,规则都是一样的,没有特殊性。

根据笔者多年从事刑事辩护的经验,认为辩护词的主要原则和规范应该包括以下一些方面。

 

1、必须是无罪、轻罪或者应当从轻、减轻、免除刑事责任的证据和意见。

应该说这是辩护词最简单、最基础的原则,对于任何一个从事刑事辩护的律师乃至不做刑事辩护的律师来说,这就像小学生学数学必须首先先从认识阿拉伯数字开始一样简单,一切辩护活动都必须围绕这个目的进行。即便是如此基础和简单的原则,实践中仍然会有很多律师明显违反或者跑题,主要有如下几种情况。

一是辩护请求模糊不清,虽然能感觉到其辩护请求的基本意思,但是其没有用明确的法律语言作出准确表述,这对于规范的辩护词来说是不允许的。张扣扣案一审辩护词就属于这种情形。虽然能感觉到辩护的意思就是想让法庭不判处死刑,但没有说出不判处死刑属于何种法律理由?从轻还是减轻?这种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的法律依据何在。整篇辩护词中没有法律如何说?司法解释如何说?刑事政策如何说?而是大谈弗洛伊德如何说、罗尔斯如何说、孔子如何说、黄永峰如何说、李德嘉如何说、本杰明如何说、《宋刑统》如何说、《明律》如何说、乃至大段引用以色列诗人纪伯伦(实际上是美国人)的诗歌如何说……

二是含糊不清。我们经常会在法庭上遇到这种情形,辩护律师云山雾罩的高谈阔论一大通,法官无论如何都搞不清究竟想说啥,最后不得不提醒辩护人,要求辩护人明确表达辩护观点,应该说这种情形出现的概率还是非常多的。套用杜甫的一句诗最准确:“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不知所云,越说越远。

三是在无意识中完全走向反面,辩护结果背道而驰。辩护实践中如果说有辩护人直接要求法庭从重或者加重判决自己的被告人肯定不会,除非神经不正常。但是会有一些律师在无意识中作出了请求从重或者加重判决的辩护请求。通常有二种情形,一是做改变定性的辩护,要求法庭改变起诉书指控的罪名。但是没有想到其要求改变后的罪名比起诉书指控的罪名量刑还要重。还要一种是为了渲染气氛将一种普通刑事类型的刑事犯罪表述为重大刑事犯罪,结果没有没有想到适得其反。

 

2、辩护请求必须有明确法律依据。

辩护实践中最容易出现的一个错误就是只请求法庭作出有利于被告人判决,但没有指出如此判决的法律依据何在。

请求法庭判决被告人无罪,就必须明确论证该无罪属于哪种情形?无罪有两种情形,一是指控的犯罪事实成立,只是依照实体法规定结合罪刑法定原则衡量该行为不构成犯罪;二是指控的事实如果成立肯定构成犯罪,但是指控该犯罪事实的证据不足,不能排除合理怀疑。两种情形的法律依据完全不同,一个是实体法,一个是程序法。

其次还必须分清无罪与不追究刑事责任的区别,辩护实践中常常有一些辩护律师没有搞清楚区别,一律称之为无罪或不构成犯罪。不追究刑事责任不是无罪,是该行为依照法律规定不承担刑事责任。例如正当防卫、超过追诉时效都属于不承担刑事责任,辩护观点不能表述为“无罪”或者“不构成犯罪”。

“从轻、减轻、免除刑事处罚”必须明确告诉法庭请求的实体法依据,是未成年人?从犯?立功?自首?有的实体法量刑情节只规定了从轻或者减轻,没有规定免除;有的只规定了从轻没有规定减轻。只有该情节实体法规定了从轻、减轻、免除刑事处罚的,才可以提出对应的请求。

辩护人提出的量刑情节可以是起诉书已经认定的,也可以是起诉书没有认定的,即便是起诉书没有认定而是辩护人提出的量刑情节最终法庭没有采纳,辩护人也可以大胆请求法庭采纳。对于起诉书已经认定的情节,公诉人认为从轻的,辩护人可以提出减轻或者免除处罚;即便是辩护人与公诉人同样都要求从轻或者减轻,辩护人也可以提出比公诉人建议幅度更大的从轻或者减轻。

从轻情节又分为法定从轻情节和酌定从轻情节二种,辩护人必须明确告诉法庭自己提出的从轻情节是法定情节还是酌定情节,不能笼统的统称从轻。减轻处罚只有法定而没有酌定,从重处罚也没有酌定情节,这个原则必须清楚,否则容易出笑话。减轻处罚一定要请求在法定最低刑以下,不能一方面请求减轻处罚,而另一方面提出的具体量刑额度却属于从轻处罚范畴,严重自相矛盾。

 

3、辩护内容必须有明确的针对性。

辩护词必须有明确的针对性,很多辩护律师没有特别注意这个问题。一审辩护词是针对《起诉书》的,二审辩护词是针对一审判决书和抗诉书的。一审辩护绝对不能抛开起诉书,二审辩护也绝对不能抛开一审判决和抗诉书。凡起诉书和一审判决、抗诉书没有认定的事实或者判决结果,辩护词就没有任何必要再去涉及。实践中经常出现这种情况,《起诉意见书》认定的事实和情节《起诉书》并没有认定,《起诉书》认定的事实和情节一审判决书没有认定。而辩护人仍然滔滔不绝的对那些没有认定的事实和情节进行辩护,把法官和其他诉讼参与人都搞到云里雾里,同样闹出了笑话。这种错误是年轻律师容易犯的,也是“老油子”律师容易犯的,做的时间久了,反而容易把最基础的东西忘了。

为了明确树立辩护的针对性,辩护人必须认真仔细的阅读《起诉书》、《抗诉书》和一审判决书。有些辩护律师往往忽视这个问题,提出的辩护观点没有针对性。甚至完全抛开一审《起诉书》、《抗诉书》和一审判决书提辩护意见。

 

4、辩护论述要遵循基本逻辑顺序。

辩护词所阐述的辩护观点要遵循基本的逻辑遵循,不能毫无章法,更不能让人感觉到杂乱无序。根据笔者多年实践,论述顺序应该遵循如下原则。

—— 做证据不足无罪辩护的,如果辩护人有相反证据可以证明被告人不构成犯罪的,先论述可以证明被告无罪的事实证据,然后论述控方指控证据链条断裂的事实和证据,然后再论述不能排除合理怀疑的合理怀疑情节。有多处证据链条断裂事实情节的,按照由大到小顺序论述;有多个合理怀疑不能排除的,按照由大到小,由重到轻顺序进行。

—— 做指控事实不构成犯罪辩护的,一般按照犯罪构成顺序论述;如果认定不构成犯罪既有法律规定,又有司法解释、还有准司法解释、刑事政策的,按照法律、司法解释、准司法解释、刑事政策的顺序论述。

—— 对事实、法律、罪名、量刑都辩护意见的,应该先对指控的犯罪事实进行辩护,然后依次为适用法律、罪名、量刑;如对指控的多起犯罪事情均有意见的,论述顺序则按照《起诉书》指控认定的先后顺序,不要按犯罪事实的轻重打乱起诉书顺序。如只对量刑提出辩护意见的,应该遵循先法定量刑情节,后酌定量刑情节的顺序;如果同时具有多个法定或者酌定量刑情节的,按照由重到轻或由大到小的顺序论述。既有免除处罚情节,又有减轻和从轻处罚情节的,按照先免除处罚情节,后减轻处罚情节,最后从轻处罚情节的顺序;如果同时具有多个免除、减轻、从轻处罚情节的,仍然按照由重到轻或由大到小的顺序论述。

 

5、书面辩护词最好庭前形成。

书面辩护词究竟是否需要在庭审前就形成,法庭辩护时宣读写好的辩护词?还是庭前形成提纲,法庭辩护时最终形成辩护词?这是很多律师都纠结的一个问题,笔者认为:

第一、对于绝大多数律师来说,还是庭前就形成书面辩护词稳妥。对于庭前形成的书面辩护词在法庭辩论时候,最好不要照本宣科的宣读辩护词,而是将书面语言变成口头语言,现场发挥,辅助以肢体语言,辅助表情语言。如果不具备这个能力,则只能照本宣科。

第二、如果辩护人确实辩护经验丰富、辩护技巧娴熟、逻辑思维能力很强、记忆力超群、也可以庭审前只拉一个辩护提纲,法庭辩论时临场发挥。如此辩护的优势是新颖、吸引人、能够迅速将法庭调查时事实和证据发生的变化融入辩护词,达到完美。但是对辩护人的素质要求比较高,不可轻易攀比学习。

 

6、要用规范的法言法语,不能用俗语乃至俚语。

辩护词属法律文书,表述一定要尽可能的使用规范的法言法语,不能用大白话,更不能随意使用俗语甚至俚语,这也是很多律师最容易犯的错误。

辩护的主要工具是语言,因此辩护人平时尽可能的多花时间学习普通话,首先达到语言沟通的顺畅。其次最主要的是不论在法庭所表达的口头语言还是庭审后形成的书面辩护词,都必须使用规范的法言法语。很多辩护律师不但在法庭上使用方言辩护,而且全是大白话乃至引用了很多俚语,这都是不规范的。为了增强表达效果,在特定语言环境中有时候可以用一点俗语、土语,但这一定要有特殊语言环境为前提。

 

辩护词是说给谁听的?

 

辩护词是说给谁听的?这原本不是问题,但实又确实是个问题。很多律师说不清、很多律师观点有争议。笔者认为:

首先肯定是说给法官听的,辩护的首要任务就是要说服法官,不能说服法官,一切辩护几乎都失去价值和意义。既然是说服法官,就必须遵循法官的思维方式,遵循法官的习惯方式,遵循法官的客观现实状况。

第一、法官非常忙,时间非常紧。因此辩护律师首先必须有删繁就简,化复杂为简单,清晰精炼的语言表达能力。用最少的字数、最清晰的逻辑、最准确、形象、生动的语言将观点表达清楚。很多律师最容易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怕法官听不明白,因为怕法官听不明白,所以表达的时候刻意不断重复,有意特别加重语气,这个最容易引起法官反感。不要怕法官听不明白,只要你表达的明白,法官一定会听的明白;只有说不清楚的律师,没有听不明白的法官。

特别是进行二轮、三轮辩论的时候,必须在法庭上必须学会察言观色,如果庭审时间非常充足,法官情绪挺好,可以论述的详细一些,展开一些;如果庭审时间已经很晚,超过正常下班时间,法官非常想急于结束庭审的时候,表达更要简练。尽快进行语言压缩和高度文字精炼。

对于绝大多数律师来说,都会提前写好书面辩护词,书面写好的辩护词有的可以读完,如果时间已经非常紧的时候,切忌仍然四平八稳的读事前写好的辩护词。

第二、法官不喜欢律师在法庭上讲课。

这几乎是中国法官共同的习惯,如果辩护人在法庭上滔滔不绝的大谈理论,即便讲的再好,多数法官都不喜欢。因此,如果需要阐述理论问题,必须改变一下论述策略,不要教科书式的论述,而是变换一种通俗和容易理解的方式说明。很多辩护律师最容易犯的毛病就是在法庭上像课堂上一样讲理论,引法官的反感,不但心理上产生对抗,甚至提醒、打断辩护人。

第三、法官不喜欢说与该案没有直接关系的事

法官更不喜欢超出案件事实和法律煽情或者说仅仅和法律有一定关联性的事。张扣扣案一审辩护词的败笔就是远远超出了该案本来的辩护范畴,而是谈起了诗和远方……平心而论,如此辩护是对法官忍耐性的极大考验,如果不是案件的特殊性,几乎不可能有法官能容忍如此辩护。

其次是说给公诉人和其他诉讼参与人听的。实际上,辩护词也不仅仅是说给法官听的,其实也是说给公诉人和其他诉讼参与人听的,特别是公诉人。司法改革后,随着主诉检察官独立性的增强,有很多案件争议问题,如果出庭公诉人能接受辩护人的辩护观点,就有可能控辩双方形成一致意见,收到非常好的辩护效果。

再次是说给被告人及家属和其他听众听是。辩护词除了说给法官、公诉人及其他诉讼参与人听之外,还有一个功能是说给被告人自己、被告人家属及参加庭审的其他听众听的。

律师辩护成功与否,不可能所有案件都有客观评价标准。好与不好,最根本的评价者是被告人自己和其家属。在很多种情况下,判决结果虽然并不理想,但是当事人对辩护却非常满意;也有的时候,判决结果挺好,反而当事人不太满意。所以,刑事辩护也是一个不以成败论英雄的行业。对于委托人来说,辩护词就是一个产品。因此,辩护内容也不可避免的照顾被告人自己和亲属的需要,这也是一个策略。

至于听众席上的听众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对象,案件结果虽然和这些人没有直接关系,但是与律师水平优劣却有关系。对律师最好的宣传是当事人和这些人的评价。这些听众就是一个宣传机器,可以给你带来好的声誉,可以给你带来潜在客户。

 

必须具有基本价值观和社会责任感。

 

刑事辩护从表面看是对指控犯罪事实和刑事处罚用法律标准进行评价,而从根本上是一种正义和价值观的评价。所谓犯罪行为首先必须是危害社会的行为。单纯的法律评价有时候显得比较苍白和单薄,如果将法律评价和法律标准背后的伦理、道德基础相结合,就会更加丰满和立体。因而,辩护观点的确立首先要符合基本价值观和伦理要求。如果辩护观点建立在一种错误乃至扭曲的价值观之上,这种辩护就是一种灾难。

如前所说,辩护词首先是说给法官听的,但也是说给所有诉讼参与人听的,更是说给旁听群众听的……辩护词内容必须认真仔细斟酌,理性严谨,切不可汪洋恣肆、任凭感情流淌,产生负面社会影响。必须要考虑到所有听众的感受,尤其是受害人的感受。

不能因为被害人与被告及其家属之间的委托关系而走向偏执,完全站在被告人角度寻找哪怕是非常微弱的闪光点,不考虑社会责任而走向极端。有经验的律师一定会不时的让自己跳出辩护人思维,再站到公诉人和受害人角度,以公诉人和受害人思维从反面考虑问题,这样才不会走偏 … …

 

“张扣扣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是那种大奸大恶的人吗?显然不是 … … 可以说,张扣扣本质上并不是坏人。只是生活和命运让他有了不同于常人的选择。”

 

以极端残忍手段(一人24刀)故意杀害三条人命,然后纵火烧毁车辆。辩护人的评价结果竟然既不是大奸、也不是大恶、甚至都不是坏人!判断其不是“恶人”也不是“ 坏人”的标准竟然是不喝酒、不抽烟、不乱花钱、对人有礼貌、爱干净、生活节俭、不外面乱跑 … … 这是一种多么扭曲和荒唐的价值观!生活习惯不良的人是“恶人”、“坏人”,而故意杀人的人不是“恶人”、“坏人”… …

在庄严神圣法庭之上如是辩护的时候是否考虑了被害人家属的感受?是否考虑了广大听众的感受?是否考虑了社会对律师群体的感受?

再者,刑事辩护业务是所有律师业务中享有公权利较多的一项。辩护律师可以几乎不受限制的会见犯罪嫌疑人,可以查阅复制几乎所有案卷材料,可以了解案件所涉及的几乎所有秘密,这是其他律师业务不可比拟的。这同时就要求刑事辩护律师同时必须承担必要的保密义务,不能任意将案件涉及的所有内容毫无保留的公布。

对于那些暴力犯罪案件中的血腥场面,涉及个人隐私的事实情节,能不公开的还是不公开的好,如果需要公开,也应该对涉及过于血腥和隐私的情节进行技术隐蔽,这是刑事辩护律师最基本的社会责任感。要知道,法庭公开和舆论公开范围不一样,不能因为法庭是公开开庭审理,因此法庭上所有的东西都可以毫不掩饰的在网络和媒体公开。

 

法庭辩论必须有辩的内容,

原则上不重复案件事实

 

1、辩护词不但要有明确的针对性,而且必须要有“辩”的内容,这也是最基本的要求。有很多律师的辩护词感觉只是一片论文或者演讲稿而不是辩护词。在这种辩护词中你看不出来是针对谁的?和谁在对抗?更看不出来在法庭辩论阶段究竟双方有没有形成辩论?主要争论焦点是什么?双方有没有形成二轮、三轮答辩,辩论核心是什么?这样的辩护词单纯从表面看似乎没有明显毛病,但从专业角度看是不规范的。、

 

辩护词必须有辩的内容,必须看出来针对的起诉书、一审判决或者抗诉书的那些事实和观点进行的辩护,必须能看出来法庭辩论阶段双方形成的辩点,也能看出来是否进行了二轮或者多轮辩论 … …

事实上,考验一个刑事辩护律师真正辩论才能的不是看第一轮事前写好的辩护词,而是看第二轮、第三轮答辩。这种临场发挥的辩论才能显示出律师对法律和案件事实烂熟于心,才能显示出律师的临场应变能力,此案显示律师的辩才。然而在我国的刑事案件法庭上,这种情景已经已经少见了。双方大多数都是一团和气,乃至变相的“推杯换盏”。缺乏唇枪舌剑,缺乏火药味 … …

2、辩护实践中还经常出现一种情况,就是辩护人在法庭辩论阶段总是把法庭调查查明的案件事实或者自己认为的案件事实重新复述一遍甚至多遍,占用大量辩论时间,有经验的法官会提醒乃至制止。张扣扣案的一审辩护词中不但重复本案案件事实,甚至开始讲另外一个遥远案件的一个血亲复仇的故事就更不允许了。

案件事实是法庭调查阶段就已经解决的问题,通过法庭调查举证质证,基本案件事实已经清楚。凡是没有证据证明的事实或者证据不足的事实都不属于法庭可以认定的事实。因此,在法庭辩论阶段,原则上不再复述案件事实。如果辩护观点特别需要叙述一下事实,也只用最简练语言说明结果即可。

优秀的辩护关键在策略

 

刑事辩护是一项经验性活动。优秀辩护与普通辩护,优秀的刑事辩护大律师和普通刑事辩护律师之间的区别主要是三条,一是先天的感悟禀赋,二是实践经验、三是语言表达能力,实践经验非常重要,而经验的表现就是策略,不懂策略或者不会策略的律师是蹩脚的律师。

策略之一,找准突破口。

实施有效辩护的首要一条必须找准突破口。如果突破口错误就意味做辩点错误,辩点错误结果自然南辕北辙,最终的受害人是被告人。因此,突破口和辩点一定要慎之又慎,细之又细。张扣扣案一审辩护将“复仇杀人”作为辩点是方向性错误,因为如此不但救不了被告人,恰恰是将其推向刀口。现代法治程序背景下,不论哪个国家的法律都没有将复仇杀人作为从轻减轻处罚条件。所谓复仇杀人,就是有预谋的报复杀人,美国称之为一级谋杀。

我国法律体系中不论是法律、司法解释还是刑事政策都没有规定“复仇杀人”属于可以从轻、减轻处罚的条件。

策略之二,辩护的价值是多元的。

任何一个刑事案件,律师辩论的价值应当是多元的而不是唯一。不能说被告人做无罪辩解律师辩护的结果就应该是无罪释放;被告人想获得缓刑判决律师的辩护结果就必须是缓刑 … … 在纪委、监察委侦查的案件中,公诉机关乃至审判机关能够改变侦查结论的凤毛麟角,如此是否意味着可以没有必要委托律师辩护了?当然不是。这种案件中辩护人的首要任务不是为了推翻监察委的侦查结果,而是首先对被告人进行有效的心理疏导。成功的心理疏导虽然对最终判决结果没有影响,但是对于被告人后半生的生存却非常有意义。

另外,对于很多领导干部受贿案件,出庭接受审判时的态度,状态、衣着;悔罪认罪有没有必要痛哭流涕?面对判决结果应该有什么样的状态?都是一种选择和结果。

对于死刑案件更是如此,不可能所有可能判处死刑的案件律师辩护后都可以判死缓。能够挽救生命的当然要竭尽全力去挽救生命,这是律师的天职;无法挽救的也要被告人理性的接受现实、面对死亡,最大限度的减轻其对死亡的恐惧和痛苦。

对于像张扣扣这种惊天大案理想的辩护结果并非只有不杀被告人一个选项,即便最终不能实现不杀,也还存在一个为被告人保留社会声誉问题。换句话说,即便伏法,也能给社会公众留下一个可以理解、乃至惋惜的“体面”形象。

第一、辩护人可以教育被告不但认罪,而且要真诚悔罪。

第二、也完全可以事先与被告人沟通不上诉或者至少不要当庭理直气壮的上诉,这才是真诚悔罪的具体表现。试想,如果被告当庭真诚悔罪,表示服判不上诉,被告人不论最终能否不杀,其获得的社会效果与现在一定会不一样。

策略之三,不搞大水漫灌。

对于起诉书、一审判决书、抗诉书的错误和瑕疵,辩护一定要有重点,有效的辩护有时候“宁可断其一指,不必伤其十指”。很多律师总感觉没有底气,不论大小问题,完全采取大水漫灌式的全盘否定。完全不讲策略,完全没有章法,完全不考虑重点,就像一群猴子要和另一群猴子打群架一样 … … 结果冲淡了主要问题,事倍功半,事与愿违。

诉讼是一项考验智慧的博弈,诉讼高手一定会讲究策略,一定会考虑重点,一定要有章法。既要有对抗,也要有合作;既要有正面冲击,也要有顺势而为的借力打力;既要有突破,也要有舍弃……

 

不能以自己拟制的判决结果作为辩护依据,

观点不能自相矛盾。

 

1、对律师职业,民间有一种形象的说法叫“收人钱财、替人消灾”,话糙理不糙。但是我们不能忘了民间还有一个重要信条“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在同一个案件中不能思维方式和价值取向反差巨大,我们不能一方面指责公诉人采取两种思维,两个标准,同一个案件中认定事实和使用法律自相矛盾。而我们自己出于和当事人的特殊委托关系而比公诉人还矛盾、还极端。

2、辩护观点不能完全建立在自己拟制的判决结果基础上,这是很多律师最容易犯的一个错误。对于相关联的另外一个案件事实认定或者法律定性乃至可能的判决结果是,辩护人必须站在公正立场是进行评价后作为自己的辩护依据,而不是完全站在被告人角度,委托人的立场自己拟制一个判决结果,然后言之凿凿的作为自己的辩护观点或者基础。

对于一个已经判决生效的案件,定性错误也好,枉法裁判也好,程序违法也好,量刑畸轻也罢,不能自己随意拟制法律前提。表达一定要客观,不能把辩护观点建立在自己拟制的法律事实之上,这样的辩护是没有价值的。

以上是笔者从张扣扣案一二审辩护出发,结合近三十年刑事辩护经验所归纳总结的关于构筑辩护词的规则和技巧,只是一家之言,只求抛砖引玉,供广大律师同仁共同探讨。

 

2019 年 月 15 日于宁夏·吴忠

 

 
 
 
 

杨金钟主任介绍

 

 

宁夏灵武市人,中国语言文学专业学历。律师、学者。第六届宁夏律师协会副会长,宁夏吴忠律师协会会长;现为宁夏天纪律师事务所主任;中国东方文化研究会诉讼文化委员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

 

精于刑事辩护,先后办理过近千件刑事辩护案件,积累了丰富辩护经验。经辩护有近30名被告人宣告无罪释放;有20余名已被判处死刑的案件经二审、死刑复核审辩护改判死缓或其他较轻刑罚;大量案件由重罪名改变为轻罪名。2013年7月由中国法律出版社出版第一部著作《辩护如是》,该书被法律出版社列为2013年重点出版图书。出版后受到业界、学界、媒体及社会读者的高度评价。

 

在非诉讼领域,尤擅长制作商务合同和法律意见书。根据英国路伟律师事务所《商务合同制作技巧大纲》结合中文语法、修辞、逻辑特质进行改造,归纳整理出一套《商事合同制作技巧》流程,更易于被中国客户理解和接受。

 

善理性思辨,喜博览群书,长言辞表达,爱周游世界;自感于儒、释、道之国学核心皆有所悟;对佛、基督、犹太、伊斯兰世界性宗教文化皆有涉猎研究。

 

学术方法论主张“先见林,后见木;先通后专”。

 

杨金钟主任联系电话:13709539888

责任编辑:WANGW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