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司法 法治 社会 文化 经济 资讯 三农 警务 企业

舆情

旗下栏目: 舆情 民生 时评 点赞 调查 宗教

农民工要不到工资病死 停尸一年多至今处理无果

2019-02-21 10:53   来源: 法制与社会   责任编辑: 曹英宏   点击量:   
摘要:2017年5月曹英伍在迁西县上营乡贾庄村复兴铁选矿厂务工,于同年8月该厂停止生产,当时由于十九大召开,所有矿山都停止生产了。曹英伍在该厂上班期间工资一直未完全结清,矿山停工后就不让工人在厂里住了,曹英伍没地方住,到处都停工了找不到工作,自己又没

  2017年5月曹英伍在迁西县上营乡贾庄村复兴铁选矿厂务工,于同年8月该厂停止生产,当时由于十九大召开,所有矿山都停止生产了。曹英伍在该厂上班期间工资一直未完全结清,矿山停工后就不让工人在厂里住了,曹英伍没地方住,到处都停工了找不到工作,自己又没有钱在外面租房,就住在迁西县三屯镇其叔叔租住的出租房内等着发工资和矿上开工。期间曹英伍曾多次找该厂的二包头(陈尚忠)要工资,但陈尚忠一直未向曹英伍支付工资,于2017年10月25日曹英伍就病死在迁西县三屯镇西关村其叔叔租住的房屋内。在上班期间曹英伍就检查出身患有病,因公司未及时向曹英伍支付工资,自己家庭是贫困户,又是低保户,妻子也常年患病,全指望打工养家糊口,家庭特别困难,以至于无钱治疗,导致曹英伍因病死亡。

  我们接到曹英伍死亡通知后于10月28日赶到了迁西县,我们先找到迁西县劳动局反映了此情况,要求劳动局认定工亡,迁西县劳动局的张科长当时就联系了矿上管事人员,矿上管事的人说,人不是在矿上及矿租房内死亡的他们不管,张科长说不管怎么说人己死了,保险还在叫矿管人协调处理好,并把管矿人王东旭的电话告诉我了,让我和他们联系。我和他们联系后,他们(王东旭,刘富宝)和我在迁西县二小对面典贷通二楼办公室协商我弟弟死亡赔偿事宜,他们俩人说:按保险赔付有70多万,而给死者家人只同意赔付7万5千元,包括其他一切费用在内,两个小孩由社保管到18岁,每月发放1千多的抚养费,剩下的60多万元,他们说要给火葬场,公安,社保送礼,我们在万搬无赖的情况下,同意了这个霸王条件。他们将协议写好后,当时只叫我们家人签字盖章和提供相关证件,其它的由他们负责来办,我们按他们要求做了,在协议上签了字,但协议签好后他们就不给我们了,协议应该甲乙双方各执一份,我就要求他们给我一份,但他们不给,我就将协议拿去准备复印一份,他们几个人把我强性的按在沙发上将协议抢走了,随后我就报警了,110来了询问了一下情况,他们说:签协议的事他们不管,他们只管打架斗殴的事。随后我们又来到迁西县信访局,要求见政府领导,信访局接访的人说,得按程序办,这事还得找劳动局协调,就这样来回转了几个圈,一直没有结果,我们感觉到找政府出面处理无望,只好回到老家等下次再来找他们处理。

  2018年年初该矿山负责人王东旭给我打了几次电话,让我们过去处理此事,于2018年5月我又去迁西县找了县劳动局和信访局,这一次县政协副主任姚会新给我们组织和安排了调解,同时我们也向迁西县县长,唐山市等领导邮寄了反映材料,还给他们信箱反映了有关问题。协调结束后,迁西县信访局和上营乡信访局让我再等2个月才能给我答复,我又只能回到陕西老家等消息,最终等来的答复是王东旭己被公安抓了,这个事情他们政府处理不了,然后就不了了之了。这期间我们也曾多次找县政府,信访局,劳动局反映情况,到现在一直没有明确答复,至今人已死一年多了,死者至今还在迁西县火葬场停放着,我作为死者亲属,肯请迁西县委、县政府的领导对此事给予高度重视和急时处理,为确保一方平安,给弱势群体一方伸张正义,请政府领导考虑到死者为大,同情弱势群体,确实为生活艰苦农民工主持公道的原则,对此事予以妥善处理。

  反映人:曹英宏,男,1961年8月15日出生,陕西省岚皋县人,现住陕西省安康市岚皋县民主镇街道。身份证号码:612426196108154019。手机号码:13891506096。

  农民工要不到工资病死,停尸一年多至今处理无果 - 法制观察-法制与社会 http://fzgc.fzyshcn.com/news/1611023.html

责任编辑:曹英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