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司法 法治 社会 文化 经济 资讯 三农 警务 企业

舆情

旗下栏目: 舆情 民生 时评 点赞 调查 宗教

曾是全国第一个“高级合作社的五三村”被践踏的前前后后

2019-05-14 16:51   来源: 浙江热线   责任编辑: 梦峡   点击量:   
摘要:(题示:这里是建国后的第一个全国高级合作社!当年的赵斌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人大代表曾受过毛泽东主席的亲切接见,当年的五三公社沸腾了!人们奔走相告,红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啧啧的称赞声不断......可如今,可叹的是这样一个带着当年无数个闪亮光

 (题示:这里是建国后的“第一个全国高级合作社”!当年的“赵斌”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人大代表曾受过毛泽东主席的亲切接见,当年的五三公社沸腾了!人们奔走相告,红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啧啧的称赞声不断......可如今,可叹的是这样一个带着当年无数个闪亮光环的五三被时任村主任罗刚,村支书郑林等人在无视党纪国法和村民组织法的情况下践踏的失去了当年闪亮的光环!罗刚、郑林等人徇私枉法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责------且看:)
  我们是内蒙古赤峰市穆家营子镇五三村村民。现将我村书记郑林、村主任罗刚违法违纪问题进行反映,在递交这份材料之前,村民向村委会反应问题,时间长达八年未果。
  作为村里的带头人,书记、主任二人长期不上班,村内事务从未开过村民代表大会。勾结村内两劳人员倒卖集体土地获利。群众敢怒不感言,使村民感受不到改革开放带来的幸福成果。和习主席倡导的精神背道而驰。以下反应的问题真实有效。
  2019年我村传说要占南山土地。五三村民经过两个多月和村里沟通,没有给出答复,给村民各种推脱理由。没有把村民事务当做自己的职责所在。大家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自发组织二百余人前往镇政府,要求账目公开,进行审计。村干部答复在十天左右公示。公示内容显示有几大项在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有几笔较大金额的执行款项被执行。根据村民组织法规定,村民认为合同无效,以下具体案件如下。
  1、赤峰市松山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7)内0404民初10771号(后附1),显示五三村委会赔偿王凤丽320.63万元。作为村一级政府对于合同的严谨性,有存在表述不清楚的事实(合同汉字金额为每亩六万元,阿拉伯数字为55000元)。河套治理由原采沙人治理,水利局河套办签有合同,后期治理水利局拨下专款(可查水利局治理资金),无需村委会支付这笔款项。此合同未经村民代表大会通过。村民不知此款去向,应视为无效合同。(后附合同复印件及表1)
  2、作为书记的郑林,自说拆借200万元的资金,用于村民集资楼问题。200万资金使用为6万元跑项目,项目未跑成,还产生了160万的利息。村民问其余资金去向,也无言以答(有视频为证)。在回答村民提问时,表达了确实没有开过村民大会,这种个人决定的行为造成的损失应由个人承担。至今我们也见不到法院判决书以及对方的合同。到现在书记和主任难见踪迹。(见表2)
  3、2015年9月,村民范志,就位于五三村二组间林地340余亩,砍伐后没有进行复植。已租赁形式出租转让(多数非本村人员),资金去向不明。改变土地性质后,此问题到2019年4月22日没有回复。2019年4月23日,村民代表由赤峰前往呼市。内蒙林业公安就此事给于回复。案件没有查处(村主任罗刚儿子是林业局局长司机)。2019年5月6日松山区林业公安查验了现场,我们期待结果。像习主席说的那样,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让我们给子孙留下绿叶,闻到花香。(后附彩图)
  4、伪造合同掩盖非法收益。在村民询问村委会办公楼后楼住宅楼款项去处为什么没在村委会入账时。罗刚解释后面住宅楼所得款项归张永所有,故不能入村财务账。在范志拿出穆家营子镇政府出具的文件后,郑林解释当时张永说盖办公楼赔钱了,所以将后面住宅楼建设与销售送与张永补偿张永的亏空。在穆家营子镇政府,当购房者拿出五三村委会出具的购房合同后。出现了村委会与张永签订的合同。合同约定楼房由五三村委会代为买卖,房屋售出后款项再支付给张永。但是根据《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6)内04民终1627号》显示:五三村委会与张永于2012年对五三村委会综合楼的建设达成承包协议,双方未签订书面合同,协议约定五三村委会将五三村委会综合楼承包给张永承建,办公楼共计三层,由张永出资建筑,第三层为村委会办公用房,第一层、第二层抵顶张永的工程款,事实比较清楚。不应该再出现村委会与张永签订的现在的合同。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罗刚伪造合同掩盖他非法所得1000多万的事实(村委会后住宅楼,具体款项去处烦请政府核查)。(后附赤峰中院判决书及罗刚与张永签订的合同)
  5、2005年五三村三组南山响应党中央号召进行了退耕还林。资金的拨付及使用情况从未公开。同时村委会弄虚作假,涉嫌骗取退耕还林补助资金。村委会将涉及退耕还林的土地承包合同证书收上后,在每户村民应分地后重新多填个一亩几分不等的退耕还林面积,并伪造签字,骗取国家退耕还林项目100多亩的补助资金。该笔资金使用情况更是从未公开。(见表3)2010年国家为了巩固退耕还林成果,拨付了30万元的退耕还林巩固资金。而村委会却将此资金用在了南山设施农业项目上。五三村只有三组进行了退耕。此资金应专款专用,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挪用。而且设施农业项目应该有相应的专项资金(见表4)。2013年在已种植山杏为主的退耕还林树种的情况下,村委会又以区域绿化名义栽种松树。村委会声称每亩租赁费500元,但村民至今未见合同。(见照片3张)2019年村民听说南山被征占。林业局以林地的名义给退耕还林户10.04万元的征占补偿,而邻小组的土地补偿款为24.7万元。退耕还林响应国家号召,最后反而补偿最低。水浇地退耕村民本身就经济利益受到损失,征占后未按综合地价进行补偿很不合理。赤峰房价已达8000多元每平米。群众已失去最后的土地,没有做到安居乐业。
  6、村主任罗刚,利用职权,在环城水系征占五三村二组时,给于其兄罗强25.688万元。经二组群众查看补偿款支领花名单发现。罗强在此次征地中根本没有其土地。属于罗刚利用职权,以权谋私,优亲厚友。二组村民到监察委反应问题,目前还没有得到回复(后附二组土地补偿款支领花名表)。
  7、退耕还林八年合同(2005年——2013年)到期后,2014年至今,村民不知什么人后期续签了合同,退耕还林款不知去向。
  8、四路高压线路于2007年铺设,村委会书记郑林隐瞒电业部门发放的补偿资金款项,资金流向不明。(附照片4张)
  9、2015年五三村三组北地又架设高压塔基线路。村委会对此项工程收支补偿资金账目不清。(后附照片)
  10、在国家冬季取暖补贴发放过程中,发放不公开,不透明。在五三三组原队长张彬夫妻二人名下均有补贴。合计款1200元。其他人则以户为单位给予600元发放。而有的村民根本没有此项补贴。村民李小龙在村里查账过程中,知晓李小龙有修井12个工(600元),其实并未有此工程,出现虚假账目。(见表5)
  11、2017年由村委会副书记组织第三组党员开大会。评议十个全覆盖工人工资和五三村一组南山设施农业承包款。两项资金由村委会垫付。让党员在未标明资金事项和资金金额的空白纸上签字,导致资金立项不明。(后附证人证言)
  12、村委会账目不公开、不透明。
  13、在五三村房屋征拆过程中,由于赤峰周边房价过高(均价8000元左右)。在没征拆时几代人可以公共居住在原有的房屋内(一般都为3代人)。但征拆后由于楼房面积所限,大多需要两套住宅。这样240平米的宅基地,所得的征拆款项根本不能购买两处住宅。有些家庭因为征拆购买楼房反而因拆返贫,欠了外债,这样背离了政府棚改的初衷。据悉在2014年的时候松山区政府以红头文件的形式批复五三村回迁安置房200亩。因此,恳请政府协调为五三建设回迁房,急群众之所急,想人民群众之所想。
  松山区信访办像一盏明灯为我们指明了方向。我们相信党政廉洁的春风必将吹去笼罩在五三村老百姓心头的阴霾,惠民政策的阳光会重新照耀每个人的心田。
  (后附村民实名举报材料及相关证据)     2019年5月14日
  表一

11.jpg


  表二

22.jpg


  彩图:

33.jpg


  赤峰中院判决书及罗刚与张永签订的合同:

44.jpg

55.jpg


  表三:

66.jpg

77.jpg


  表四:

88.jpg


  退耕还林落实不到位照片:

99.jpg


  电业部门发放的补偿资金款资金流向不明,高压塔基补偿资金项目不清后附照片:

1111.jpg


  表五:

2222222222.jpg

责任编辑:梦峡